Blog Archives

「香港主題購物街」特別郵票


踏入九月,香港郵政一口氣推出了兩套特別郵票,先是九月五日發行的「饒宗頤教授畫作及書法」;相隔兩個星期後,於九月十九日再發行了「香港主題購物街」特別郵票。前者本來是今年三月發行的,但因資料有誤才延至九月推出。




「香港主題購物街」特別郵票富有濃厚的本地特色,對於本地集郵愛好者而言,是一個充滿樂趣的題材,皆因可針對六枚郵票上的主題購物點「跑局」,製作心愛的集郵收藏品。所謂「跑局」,在之前的網誌已介紹,這裡不厭其煩重複一次,其意思是指到最鄰近郵票上景點的郵政局,以該局郵戳蓋銷郵票製作首日封和極限片。







六枚郵票介紹的主題購物地點,分別是:$1.70 – 金魚街、$2.20 – 藥材街、$2.90 – 玉器市場、$3.10 – 廚具街、$3.70 – 花墟和$5 –油麻地果欄,而三間原地郵政局分別是:旺角郵政局($1.70 – 金魚街及$3.70 – 花墟)、九龍中央郵政局($2.90 – 玉器市場、$3.10 – 廚具街和$5 –油麻地果欄)及上環郵政局($2.20 – 藥材街)。







一如過去幾套新郵票,由於未能在市面成功找齊,與六枚郵票配襯的自然明信片,唯有繼續相約幾位志趣相投的友好集郵群組網友,自行製作專印明信片。負責設計明信片的網友,除了從互聯網找到多幅合適照片外,小鵬還從著名本港畫家江啟明的素描畫集中找到了三幅油麻地果欄畫作,並加上網友從另一本位著名本港作家歐陽乃霑的畫集中找到玉器市場和油麻地果欄作品各一幅。至於自然片方面,則有一套六張由中國郵學會某位資深會員設計的明信片。六個主題購物地點之中,油麻地果欄是最易找到明信片的,小鵬就遇然在香港文化中心內的精品店買到兩張沈平水彩畫明信片。另外,從一個以手繪香港街景插畫為主題的舊座檯曆上找到其中一張是油麻地果欄,小鵬便把插畫保留下來,趁今次「香港主題購物街」特別郵票發行,動動小手工將其改裝成明信片,並在新郵票發行當日製成極限片。







小鵬也和大夥兒湊湊熱鬧,乘興請假一天參與「跑局」。一大清早到荃灣郵政局領取早已訂好的新郵票,由於要幫其他友好集郵網友製作極限片,加上自己需要製作大量極限片,以供未來與外國郵友Postcrossing,結果便在局內呆站了超過三個半小時,才成功替全部首日封和明信片貼上郵票。當日,配合郵票上六處主題購物街,小鵬總共製作了三十多款超過一百二十多張極限片,分別以特別郵戳和原地郵局郵戳蓋銷。




跟今年七月發行的「兒童郵票─人體五感官」相同,香港郵政特別在這套新郵票版票的版銘上加了特別圖案。這小小點綴就令小鵬決定,集中選用帶特別圖案版銘的散票來製作幾個實寄掛號和郵票蓋銷首日封。其中一個工程最浩大的首日封,封上六枚郵票由所屬原地郵局郵戳蓋銷,一個封有旺角、上環和九龍中央郵政局的郵戳,實在彌足珍貴!今次小鵬總共製作了七個實寄掛號首日封,其中本地掛號封分別由郵政總局、旺角郵政局、九龍中央郵政局和上環郵政局寄出,另外三個則以掛號方式由郵政總局寄到澳門郵政總局、臺北火車站郵局和梵蒂岡教廷。此外,三間原地郵政局無獨有偶都是集郵局,小鵬便順道製作了三個以集郵局戳蓋銷的Handback首日封。就效果而言,九龍中央郵政局郵戳最理想,而上環郵政局則是最差強人意的,由此局寄出的實寄掛號首日封,六枚郵票之中更竟然漏銷了三枚!最終小鵬致電上環郵政局,與該局局長商量,而局長亦願意合作替首日封補銷,才免卻一次投訴的麻煩。



「香港珍稀植物」特別郵票


香港郵政剛於八月十七日(星期四)發行「香港珍稀植物」特別郵票,一套四枚郵票分別是$1.70 ─ 細花冬青、$2.90 ─ 二色石豆蘭、$3.70 ─ 香港秋海棠和$5 ─ 大嶼八角。處方上一次發行與植物相關題材的郵票,已經是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四日的「香港花卉」。


郵票發行當天因公務繁忙,分身不暇,唯有借助友好郵友之力,幫忙製作首日封和極限片。新郵票介紹的四款香港珍稀植物,市面上都無法找到合適的明信片,幸好得到友好郵友之助,準備了四套共十九款專印明信片,其中一套四款明信片更是郵友的手繪作品,當中有兩張明信片上的插畫來自一本專門介紹香港植物的書籍。



其實,如果有空閒時間的話,可以再認真一點根據四款植物標本的採集地點,到「原地」郵政局製作極限片;$1.70 ─ 細花冬青就到跑馬地郵政局;$3.70 ─ 香港秋海棠到屯門中央郵政局,而$5 ─ 大嶼八角就到梅窩郵政局。


除了極限片之外,還一如以往般做了三個實寄掛號首日封,以「存局候領」方式分別寄到本地、臺灣臺北火車站郵局及梵蒂岡教廷,待首日封因無人領取退回香港。這套郵票另一亮點是為配合主題,其郵票和小全張均以獲森林管理委員會認證的紙張印製,紙張的原材料和生產過程符合嚴格的標準。版票上亦因此印上中英對照「MIX Paper from responsible sources/混合產品源自負責任的森林資源的紙張FSC® C017480」認證的版銘。因為覺得附帶這個認證版銘的那兩枚郵票特別,特地請朋友幫忙做了兩個蓋銷郵票首日封。

「中國人民解放軍進駐香港二十周年」特別郵票


香港郵政於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發行「中國人民解放軍進駐香港二十周年」郵票小型張,特地向學校請假一天,以便好好享受郵樂。

「中國人民解放軍進駐香港二十周年」郵票小型張是新增郵品,而這張郵票小型張是繼二零零四年六月三十日發行「中國人民解放軍駐香港部隊」特別郵票後,第二套以解放軍為主題的郵票。這類帶有強烈政治色彩的題材,在今時今日充斥著逢中必反氣氛的香港,受落程度只能說是毁譽參半。不過,小鵬在集郵方面一向沒有政治取向,生於斯長於斯,無論任何題材,構圖孰優孰劣,只要是香港郵票便會支持,況且亦不覺得這張駐港解放軍小型張構圖差。


一如以往,一大清早如常到荃灣郵政局領取預先訂購的郵票,在局內站立了逾兩小時,替所有需要製作的首日封和明信片貼上小型張/郵票,下午便移師郵政總局蓋郵戳。畢竟郵政總局職員蓋郵戳的技術較一般分局職員為佳,尤其是掛號首日封的鋼戳。

今次不像過去幾套郵票般,跟其他友好Facebook郵友相約專印明信片,只是臨郵票發行前幾天,倉促在網上找了三張解放軍三軍儀仗隊步操照片,用來自製明信片,到郵票發行當天才發現照片構圖太複雜,蓋上去的郵戳效果不好。此外,還有六張明信片郵友轉讓給我的,都是北京解放軍三軍儀仗隊步操時拍攝的照片。



在總局地下輪候為極限片和首日封蓋戳時,巧遇一位從中國內地來港製作極限片的大叔,看到他手上兩款明信片,覺得構圖相當不錯,便大膽要求他割愛,承讓一些給我。大叔很友善,從背囊徐徐取出一大疊明信片;兩款明信片為紀念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九十周年,由中國郵政發行的,大叔以港幣弍元和叁元承讓了五套給我,真是意外的收穫!

此外,小鵬還於郵票發行當日,寄出多個掛號首日封,刻意挑選了一些鄰近軍事地點的郵局作為存局候領的目的地(詳情如下)。其中寄到臺灣的兩個封,就刻意寄到國軍駐防地附近的郵局,而澳門的嘉模郵政分局則是最接近解放軍駐澳門總部的郵局。另外,還寄到由中華民國(臺灣)控制的南沙群島主島太平島,至於三沙市郵政局,則是今年初才投入營運,位於由中華人民共和國控制的南沙群島島嶼永暑島。暫時寄到臺灣和澳門的首日封都已經成功退回。

-  臺灣臺北國防部郵局(臺北122支)
-  臺灣海軍軍官郵局(高雄57支)
-  中國海南省三沙市郵政局(三沙市郵政營業所)
-  高雄南沙群島郵政代辦所
-  澳門嘉模郵政分局

舊年曆改裝明信片


每年更換案頭的座檯年曆,總覺得很浪費。雖然年曆的紙張和鐵圈都可以分類回收,但當看到年曆上印刷精美的插畫,就此丟掉仍不免覺得可惜,因此便萌生了將舊年曆循環再用,改裝成明信片的念頭。

適逢七月十八日香港郵政發行「兒童郵票─人體五感官」,發現郵票上的插圖,跟之前收藏的舊年曆上部分插畫畫風有點接近,決定把想法付諸行動,製成上圖中的明信片,用來製作極限片。

圖中極限片的插畫來自二零一五年的座檯年曆,由本地創作品牌團隊HosannArt設計,年曆上的插畫出自三位插畫師的手筆。年曆由公民教育委員會印製,處方每年都會以特定主題印製座檯年曆,藉此宣傳核心公民價值,而且還會邀請本地新晉或著名插畫師參與繪圖和創作。二零一五年的年曆以「尊重與包容」、「負責」、「關愛」為主題,而三月那一頁是「多從別人的角度看世界」,覺得跟「兒童郵票─人體五感官」面值$2.20的視覺郵票頗匹配。

此年曆同時設有網上版,有興趣可登入:http://www.cpce.gov.hk/calendar2015下載。

「兒童郵票─人體五感官」


今年發行五枚一套的特別郵票似乎特別多,香港郵政於七月十八日發行的「兒童郵票─人體五感官」便是本年度第二套。

既然標榜「兒童郵票」,這套郵票的構圖也特別卡通化。一套五枚郵票分別是:$1.70 ─ 聽覺、$2.20 ─ 視覺、$2.90 ─ 嗅覺、$3.70 ─ 味覺、$5 ─ 觸覺和面值港幣十元的郵票小型張。


「兒童郵票─人體五感官」以活潑有趣的手法,配合不同的印刷效果,表達人體五種感覺;其中面值$2.20 ─ 視覺郵票構圖上的數碼相機鏡頭位置有一個孔;面值$2.90 ─ 嗅覺郵票構圖上的水蜜桃發出陣陣清新桃香味;面值$3.70 ─ 味覺郵票背膠更混入雲呢拿香味,而面值$5 ─ 觸覺郵票構圖上的籃球,用手指觸模更有浮凸質感。至於郵票小型張更加入AR(擴增實景)技術,以智能手機下載「香港郵政郵票」流動應用程式便可以玩遊戲。



由於郵票發行翌日需要到新加坡公幹,因此未能請假盡情享受郵樂,惟有委託Facebook集郵群組網友幫忙,到郵政總局製作實寄掛號首日封,但仍無阻小鵬趁午餐時間,到鄰近的沙田中央郵政局製作極限片和首日封。今次製作的極限片,明信片由另一位網友代勞印刷;此外,小鵬還用了六幅切合主題的史諾比插畫來自製明信片,這些畫都是另一位友好網友所提供的。這次小鵬還想到一個新點子,就是用舊座檯年曆改裝成明信片,詳情見另文


值得一提的是,香港郵政在版票的版銘上加上些圖案,但這小小改變,卻令整張版票大不同,眼前一亮。習慣預訂已蓋銷首日封的我,也特地用附有特別圖案版銘的郵票,做了兩個蓋銷首日封。

令人氣憤的尖沙咀郵政局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三日香港郵政發行「數字颱風信號百周年」紀念郵票,小鵬當天無暇放假,惟有託網友幫忙「跑局」,分別到加連威老道郵政局、尖沙咀郵政局和郵政總局製作「原地」實寄首日封,結果換來一肚氣。網友事後轉述該局職員的話,早已令小鵬氣憤不已,到六月十七日收到由尖沙咀郵政局寄來的首日封,目睹其「慘烈情況」實在是火冒三丈。在忍無可忍之下,致函香港郵政門市業務科分區經理投訴,希望得到局方合理回應,現將投訴信原文刊載,與本網誌讀者分享,以示警惕。


香港郵政門九龍西市業務部經理李瑞琪女士*、助理經理區家偉先生*你們好!

本人 [小鵬姓名],為熱愛集郵人士,多年來,一直支持香港郵政的工作,亦多次在顧客問卷調查中對局方所提供的服務給予肯定。

今次冒昧致函打擾兩位,實屬情非得已,望兩位能給予幫忙。

本人於今年六月十三日,即「數字颱風信號百周年」紀念郵票發行當日下午於尖沙咀郵政局(TST)寄出兩個分別貼有該套新郵票及面值十元郵票小型張之首日封。惟整個投遞過程極不愉快,局方職員態度惡劣而且不合作,惟當日礙於時間所限,未能即場向尖沙咀郵政局局長反映,現致函 閣下希望能跟進事件。

六月十三日當天,本人下午四時左右到尖沙咀郵政局(TST)投寄兩個首日封,由使用15號鋼印的男性職員(戴金絲眼鏡)提供服務,當時局內一點都不繁忙,只有兩三位顧客。本人在投寄首日封前,已向職員表明收件人是集郵人士,希望對方在蓋上TST日期郵戳時份外仔細一點,令封上的郵戳清楚一點。職員聽到本人的要求時,便回答:「這裡是投寄普通郵件的,如果集郵,你去第二度吧!」之後,本人要求職員先在大量掛號投遞表格(pos20)上蓋上TST郵戳,以便看看效果如何。職員便在表格上蓋上郵戳,本人認為TST的15號鋼印狀況水平之下,或已因為老化情況嚴重,同時亦指出墨台內墨水過多,要求職員更換另一個TST鋼印和墨台,才蓋銷首日封。可惜,職員對本人的要求置若岡聞,只是不耐煩回答一句:「冇傢啦,係咁傢啦!」拒絕更換鋼印和墨台。本人有感於職員可能對使用鋼印蓋銷郵票信心不足,便請對方找局內另一位職員代勞,但這位職員再次以極不耐煩的態度拒絕本人的要求,並強調:「冇傢啦,係咁傢啦!」這時,本人正想取回兩個首日封,但職員已手起印落,迅速及馬虎地蓋銷兩個首日封上的郵票,生怕本人提出其他要求。當然,以如此馬虎態度所蓋銷的首日封,質素之差劣是可以預期的了!

本人朋友於六月十七日收到兩個首日封,簡直是晴天霹靂,赫然發現蓋銷封上郵票的七個TST 15號郵戳,竟然沒有一個是能夠清楚辨認日期和郵局名稱!須知道尖沙咀郵政局是重要性僅次於郵政總局的大型郵局,局內居然有職員說出:「這裡只是投寄普通郵件的,如果集郵,你去第二度!」如此不專業的話,實在是令人驚訝。本人想知道,最近香港郵政是不是最近已修改郵政條例,不再將首日封列入郵件之列?作為本港地位舉足輕重的「集郵局」,尖沙咀郵政局竟然有職員對集郵人士抱持鄙視和不禮貌的態度,這又是否違背香港郵政設立「集郵局」的原意呢?再者,香港郵政是否給予郵局職員指引,不再視集郵人士為服務對象?此外,以「普通郵件」為藉口,在郵件蓋銷這一基本郵政工作上得過且過和敷衍了事。須知道郵件上每一個郵戳都具有法律效力,收件者不能從郵戳確認郵件於何時和從哪裡投寄,剝削投寄者應有的服務。

希望李經理和區經理收到本函後,能作出跟進,並給予本人應有的解決方案。

謝謝!

* 編按:香港郵政經理(門市業務/九龍東)周駿鋒先生於七月四日回覆電郵,對小鵬所遇到的不愉快經歷深表抱歉,並正跟進個案,還留下電話號碼予小鵬直接聯絡他。尖沙咀郵政局局長亦於之後一星期致電給我,惟小鵬身在韓國釡山旅遊,未能接聽,之後一個星期致電給尖沙咀郵政局局長,但對方又放大假一周,至今仍未成功聯絡上。

七月二十四日(星期一)成功致電尖沙咀郵政局局長,譚局長在電話中再三道歉,並指六月十三日負責處理掛號首日封的職員,對集郵一竅不通,平日亦不會負責蓋銷郵票。他表示,十分明白集郵人士製作郵品的苦心和熱情,該名尖沙咀郵局職員蓋在封上的日戳質素之差劣,連他本人也覺得無法接受,因此很樂意全數退款。小鵬遂於七月二十九日(星期六)上午抽空到訪尖沙咀郵局取回退款。跟譚局長攀談了幾句,他再三叮囑小鵬及其他集郵人士,日後到該局投寄集郵品,務必找局中高層職員幫手,以便作出特別處理,而譚局長退還給小鵬的款項,相信是他自掏腰包的。

值得一提,可能譚局長已有相當時日沒有處理掛號郵件,在計算退款時,他居然以為,小鵬需要額外繳付兩個掛號首日封之港幣十五元五角掛號費用,但事實上,貼在首日封上的新郵票之票值,已一併繳付掛號費和郵票了。他態度很友善,款項退還了,連圖中兩個封都沒有收回,留給小鵬收藏,結果又有一套信銷票可供收藏。

「香港活化歷史建築Ⅱ」實寄掛號首日封漏銷事件紀實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香港郵政發行「香港活化歷史建築Ⅱ」特別郵票,與幾位友好Facebook集郵群組網友相約「跑局」,到最接近郵票上活化建築的郵政局,為掛號首日封和極限明信片蓋上原地郵戳。

本來計劃在當日請假一天,到訪包括九龍城、灣仔、摩利臣山、皇后大道、英皇道和郵政總局,享受集郵樂趣。可惜,因公事纏身,無法放假,但仍抓緊午飯時間,肩負起到大埔運頭塘(WTT)郵政局,為自己和郵友製作實寄掛號首日封和極限片的責任。

臺灣花蓮、臺東之旅後,收到從運頭塘郵政局寄出的掛號首日封,實在大嚇一驚!局方職員十分粗心大意,竟然漏銷封上小全張的$2.20郵票!事緣新郵票發行當天,到該局排隊繳費的人十分多,而局方又沒有因應新郵票的推出,而相應增加人手以應付需求。加上局方職員對集郵人士的心血,亦明顯沒有加倍妥善照顧郵品,當日寄出的四個掛號首日封,職員都是快快蓋上郵戳後,根本沒有機會讓我看一眼便投進郵袋。付出寶貴時間,花了心機製作的掛號首日封,封上有郵票漏銷,令首日封失去了應有的收藏價值,實在覺得心有不甘。

向集郵群組資深郵友請教,認為掛號函件經人手處理漏銷郵票絕對是局方職員的錯誤,建議小鵬先把首日封拿到WTT郵局,要求局方職員為$2.20郵票補銷日期為「25 4 17」的郵戳。距離郵票發行一周多後,於五月十五日把首日封拿到WTT郵政局,跟局長理論,要求補上日期為「25 4 17」的WTT郵局2號郵戳。貌甚怕事的局長,把事情推給四月二十五日當日負責蓋銷郵票的深綠色制服郵差職員處理。該位職員看起來頗資深的,他拒絕補銷郵票(無論郵戳日期是即日或四月二十五日當天),還以偏離事實的解釋來企圖蒙混過關。他的原話是這樣的:「小全張是一體性設計的,所以只需要在其任何位置蓋印,就等於蓋銷其全部郵票,小全張上的郵票毋須每一枚都蓋上郵戳。」聽到如此白痴和牽強,而且把小鵬當三歲孩童看待的解釋,直教我無名火起三千丈,反駁職員:「我集郵三十多年,你所講的絕對不符事實。假如當真如此,哪為何香港郵政發售蓋銷小全張首日封不隨便蓋上郵戳,而要蓋銷每一枚郵票呢?」聽到我的回應,職員理曲詞窮,臉上仍舊流露一絲幸災樂禍的笑容,繼續重複他那荒謬絕倫的「小全張一體化設計」理論,而沒有提出任何具建設性的補救方法。向來盡可能與人為善,不喜歡事事投訴的小鵬,亦只好即場向WTT局長及該位郵差職員表示,將會把投訴轉交分區經理處理。聽到我的話後,該位龜縮局長嘴角略帶毫無悔意的微笑,說:「反正都是問經理,其實我都可以幫你問,你可以留下首日封及聯絡電話號碼,待經理回覆後,便致電給你取回首日封。」此時,本已盛怒但仍極力壓抑情緒的我,便嚴辭拒絕龜縮局長的提議,並表示自行聯絡分區經理就可以。小鵬拒絕局長的提議,是因為擔心對方出古惑,甚或「假傳聖旨」,歪曲經理的話才轉告我。

從郵友處取得香港郵政經理(門市業務/新界東)黃超榮先生及助理經理(門市業務/新界東)陳志峰先生的電話號碼,便於同日下午分別致電給他們。黃陳兩經理未有接聽我的來電,便以書面方式向兩人發送投訴電郵。

香港郵政門市業務部經理黃先生、助理經理陳先生你們好!

本人為熱愛集郵人士,一直以來,十分支持香港郵政的工作,亦多次在顧客問卷調查中對局方給予肯定。

今次冒昧致函打擾兩位,實屬情非得已,望兩位可給予幫忙。

本人於今年四月二十五日,「活化香港歷史建築Ⅱ」特別郵票發行當日於大埔運頭塘(WTT)郵政局寄出一個貼有該套新郵票小全張之首日封。可惜,收到該首日封後,發現WTT郵局職員在蓋銷小全張上六枚郵票時,竟然漏銷了當中的$2.20郵票。這對於視該首日封為重要收藏品的我來說,實在難以接受。

茲因錯誤源於WTT郵局職員,本人及後親身到該局,向局長要求為$2.20郵票補銷四月二十五日之郵戳(請參閱附圖)。惟局長將事情推託給該局另一位職員處理,而該位職員拒絕補銷郵票,還以錯誤訊息卸責:「小全張是一體性設計的,所以只需要在其任何位置蓋印,而毋須每一枚郵票都需要蓋銷。」本人從三十多年集郵知識和常理判斷,如此說法都是極其不負責,而且是欺騙公眾。

現希望局方介入,本人希望局方作出以下安排:

– 要求WTT郵局職員重新為封上$2.20郵票以四月二十五日之郵戳蓋銷;
– 或退回小全張(HK$18.60)及首日封(HK$1.30)之款項給本人。

敬請回覆!

發出投訴電郵後約一小時左右,便收到陳經理的回覆,他在電話留言中表示,正在處理事件,更留下手提電話號碼,讓我查詢詳情。兩天後(五月十七日),陳經理再次致電給我,應該是回覆小鵬有關解決問題的方法,但小鵬因工作沒有接聽。再過兩天五月十九日的早上,小鵬收到WTT郵局林局長(非前面所述那位,林局長是之前WTT郵局的局長,較早前調到其他郵局工作)的來電,林局長請我把首日封帶到WTT郵局,再選擇退款或退票,但補銷首日封就恕難辦到。之後,小鵬致電給陳經理,他所講的跟林局長的大致相同,陳經理表示,因條例所限,郵戳日期不能倒後,首日封上的郵票亦不能補銷,因此小鵬只可以選擇退款,更換等值新郵票,或者重做一個掛號封。陳經理表示,星期一收到我的投訴電郵後,便馬上到WTT郵局了解事情,亦證實該局那位「歪理」郵差職員的郵務知識著實有很多錯誤的地方。小鵬亦藉此機會向陳經理表達意見,希望局方加強郵局職員的培訓,尤其是提升分局職員的郵務知識,還指出很多郵局職員忽視郵政工具如郵戳的保養。

衷心希望經過今次事件,香港郵政真的會加強新界東郵局職員的培訓和郵政業務的管理。

「戶外活動樂趣多」特別郵票極限片

Outdoor Fun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發行的特別郵票「戶外活動樂趣多」,如無意外會榮登全年最不受郵友歡迎香港郵票的寶座。早上到荃灣郵政局領取一早訂好的郵票,發現排隊輪候購買新郵票的顧客也有三五個,不算小鵬所目睹過銷情最差的一套。

最初計劃準備一些尖沙嘴鐘樓和元朗屏山聚星樓特寫的明信片,再配合「$2.90 ― 遊覽歷史古蹟」郵票製作極限片的,後來又打消念頭,所以早上到郵局沒有任何做片的準備。但今晨到郵局後,又突然心癢癢想做一兩張來收藏,便到鄰近南豐中心商場的文具店買了兩張香港風景明信片。原本是想找些尖沙嘴鐘樓大特寫的明信片,可惜最後只找到鐘樓連天星小輪碼頭日景、夜景特寫明信片各一張,是沒有更好選擇下的選擇。

「中國世界遺產系列第六號︰開平碉樓與村落」郵票小型張

kaiping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香港郵政發行「中國世界遺產系列第六號︰開平碉樓與村落」郵票小型張,這是同一個系列小型張的第六張。趁上午放假半天,先後到訪了荃灣和沙田中央兩間集郵局製作實寄封和極限片。

在兩間集郵局總共逗留了約兩小時,其間只有顧客兩、三個購買新郵票,這是小鵬自二零一三年重拾集郵嗜好以來,新郵票發行日在郵局所看到銷情最冷淡的一套,甚至比過去幾年的「票房毒藥」——二零一三年「創新與科技」和二零一五年「世界郵政日」都有過之而無不及。中港澳郵市不振,炒家也絕跡,對於真正集郵愛好者可能反而是好事。
kaiping-diaolou-maxi-003kaiping-diaolou-maxi-004
kaiping-diaolou-maxi-002kaiping-diaolou-maxi-001
時間所限,今次只做了一個實寄封和十六張極限片。十六張明信片之中共有四個不同款式,其中一款是自製片,用自己在二零一三年到訪開平碉樓時所拍攝的雲幻樓照片製作而成,至於另外三款則是從淘寶網購得。基於成本問題,只挑選了其中六張明信片,貼上面值港幣十元的新郵票,並蓋上特別郵戳製成極限片;其餘只好退而求其次,貼上$1.70岩石通用票,並以特別郵戳蓋銷,用來送贈友好網友和透過Postcrossing與外國片友交換。
20170216_130544
不久前,香港郵政宣布由今年四月一日起停止提供「記錄派遞」(Recorded Delivery)服務,因此便趕在服務終止前,趁新郵票發行,寄出了生平首個以這種服務寄出的實寄首日封。新郵票發行前一天,集郵群組網友跟小鵬提及此服務,孤陋寡聞的我竟然從未聽聞。原來對「記錄派遞」服務不了解的不只小鵬一人,話說在新郵票發行當天,在荃灣郵政局先後向兩位職員查詢服務詳情,兩位職員居然也不甚了解,其中一位職員竟然跟小鵬說,「記錄派遞」只供政府部門使用,一般用戶不能使用,就連投寄證明書和收件回條都不願意給我。此時,局長剛好經過,小鵬便直接詢問他,他才澄清有關服務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職員才肯把黃色的投寄證明書和收件回條交給我。
20170216_22054120170216_220519
翻查資料,知道以「記錄派遞」服務投寄的郵件與掛號服務不同之處,在於記錄派遞郵件不像掛號郵件般,每個處理過程都存有紀錄可供投寄者追查,目的是讓顧客選擇以較經濟的方式投寄重要文件。記錄派遞服務需繳付港幣十四元記錄派遞費用,另加上所需郵費,而且只適用於由本地寄件人寄予香港收件人的郵件,跟一般掛號郵件的投寄方式相若,投寄者需要填寫一份黃色的投寄證明書(編號Pos 65),並在信件貼上合併標貼及收件回條(編號Pos 89)。這個首日封終於在二月二十五日成功收回。
20170216_220420
此外,小鵬還拜託友好網友幫忙,以存局候領方式寄出兩個掛號實寄首日封到最接近小型張上雲幻樓的郵政局,地址是:廣東江門開平市塘口圩的開平市塘口郵政支局,希望首日封能最終退回自己手上。
kaiping-fdc-001kaiping-fdc-002

慕田峪長城「郵」歷

dsc_1002
每次外遊,都會把握機會寄些明信片,一方面留個記憶,另一方面與朋友聯誼,而更重要就是享受郵樂!去年十二月三至七日,到北京公幹期間,順道做「好漢」,遊覽位於北京懷柔的慕田峪長城,還特意在景區內寄出了十七張明信片,送贈給友好的網友之餘,還寄出兩張明信片給自己,原意是想做原地實寄極限片。小鵬敢說這些明信片誠意十足,因為它們都曾經伴我完成首次長城之旅的。

這十多張明信片全是北京風景相,還有所使用的中國郵票,都是小鵬在出發到北京前,一早準備好的。這些明信片均來自榮譽出版社的《北京名勝風貌》系列,全套共有三十張,是早前從特價場買回來的,價錢十分划算,只需每套港幣十元。至於那些中國郵票,則是透過一位Facebook集郵群組網友購入的打折票。小鵬從眾多明信片中挑選了一張長城風景特寫,其實我也不能確定相中的長城是否在慕田峪長城取景,總之是長城便拿來用好了。另外,我還在北京後海煙袋斜街內一間名叫「一朵一果」的小店,買了一張特寫長城日落景色的明信片,刻意把面值人民幣一元二角的美麗中國普通票貼在兩張明信片印有相片的一面(寄明信片到香港、澳門或臺灣的平郵郵費為人民幣一元。),並用鉛筆在片背加上備註提醒郵務員。兩張「極限片」隨其他寄給Facebook集郵群組網友的明信片一同寄出。
dsc_0023dsc_0024
小鵬有無數次外遊期間投遞明信片的經驗,數最頭疼的不是尋找合適的明信片,因為一般旅遊景點都有各式明信片供遊人選購,最麻煩的倒是尋找郵筒/郵局把明信片寄出!回程途中,我向多名景點職員和商店店員查詢,但大部分對景點是否設有郵筒一無所知,只有在索道站遇到一位女職員,她告訴我雖然景區內有郵筒,以往郵差亦每天定時打開郵筒收走信件,但由於使用該郵筒投遞的旅客極少,郵差收信的次數便愈來愈少,到最近已幾乎看不到郵差來開箱收信。聽到職員如此說,真的令我的心涼了一截!離開長城,從索道站朝著景區大門口離開,四周都看不到郵筒的影蹤,最終在大門口左邊的遊客中心內,終於找到那個閑置一旁、淺藍色的郵箱。不知甚麼緣故,郵箱沒有漆上中國郵政的英文全名「China Post」,而只寫上「Post」,幸好我還認得中國郵政的標誌。郵箱設有「國內」和「國際」兩個入信口,並顯示「開箱時間」為上午十時半,但沒有說明相隔多少時間才開箱一次。雖然擔心明信片無法成功寄回香港,反正別無他選,便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把早已寫好的明信片全部投進郵箱。
img_3740
dsc_0029dsc_0030
等了近一個月時間,明信片仍然杳無音訊,實在無法肯定當地郵差甚麼時候才會打開郵箱收信。滿以為這些明信片再也無法寄回香港,一月十一日陸續收到網友和朋友的通知,已收到我從懷柔慕田峪長城寄出的明信片,實在有種失而復得的感覺。從他們傳過來的相片顯示,這些明信片上的郵票都被蓋上十分清晰的「北京懷柔 北大街8」郵戳,而日期就顯示為去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說明明信片被收集後,便送到懷柔北大街郵政支局處理。
beijing-061beijing-062
但是,當我收到寄給自己的兩張明信片,卻嚇了一跳,因為郵差叔叔竟然幫我將郵票「搬家」!本來貼在明信片圖畫一面左下角的郵票,竟被撕下重新貼在慣常貼郵票的一面,才蓋上當地郵局的日期郵戳。有熟悉內地郵務的網友覺得,這種情況一點都不出奇,他認為,當地郵差沒有把郵票撕走,能夠成功收回明信片實屬萬幸。他分享經驗指,曾經收到一封掛號信,上面的信銷票全被郵差撕走,然後用郵資機補印郵資。網友認為,如果在內地的郵局/郵政營業廳投寄信件的話,最好先向職員查詢,到底郵票應該怎樣貼,才貼上信封/明信片。他補充說,內地有些郵局要求信封面只許貼兩枚郵票,而有些則准許客戶貼三枚郵票,當然也有些沒有任何限制,否則多貼的郵票必須改貼信封背面,甚至撕出來,總之一切按郵局要求行事,就萬無一失。
15966407_10211938362237014_771440163_o16107678_10154489733963853_1352301392_o15943403_10154277298086984_1976618060_o
15966407_10211938362237014_771440163_o15991477_10208280850080568_1733631555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