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活化香港歷史建築II」特別郵票


對香港集郵愛好者來說,二零一七年上半年簡直忙過喘不過氣來,先有四月一日起停止記錄派遞服務,繼有五月六日起終止的投寄郵件證明書服務,還有四月二十五日發行的特別郵票——活化香港歷史建築II。本來還要加上原定於三月九日發行的「饒宗頤教授畫作及書法」特別郵票,及後該套郵票因部分郵品印刷有誤,需要重印,發行日期才延至今年九月五日。






本文聚焦四月二十五日發行的「活化香港歷史建築II」特別郵票。二零一三年五月七日香港郵政發行首輯「活化香港歷史建築」特別郵票,事隔四年,而今次發行的同系列第二輯共六枚郵票,介紹的六個活化歷史建築項目,包括:$1.70 ─ We嘩藍屋、$2.20 ─ 油街實現、$2.90 ─ 綠匯學苑、$3.10 ─ 石屋家園、$3.70 ─ 元創方及$5 ─ 茂蘿街活化項目。「活化香港歷史建築II」對集郵人士來說,是一套相當有趣味的郵票,因為可以在郵票發行當日,一天內巡迴走訪(俗稱「跑局」)最接近郵票上活化建築的郵局(俗稱「原地」),製作原地實寄掛號首日封和極限片。走訪完所有「原地」郵局後,最後返回位於中環的郵政總局。六間原地郵局分別是:



  • $1.70 ─ 灣仔郵政局
  • $2.20 ─ 英皇道郵政局
  • $2.90 ─ 運頭塘郵政局
  • $3.10 ─ 九龍城郵政局
  • $3.70 ─ 皇后大道郵政局
  • $5 ─ 摩利臣山郵政局




要以一人之力在短短一天之內走訪全部六間郵局和郵政總局殊不容易。本來與另一位集郵群組網友相約,大家分工合作,完成任務。可惜,正想向公司請假享受郵樂之際,卻因突如其來的工作安排,而被迫留在工作崗位,這樣就只好假手於人,拜託相熟郵友代勞「跑局」,製作掛號首日封和極限片。雖然要應付工作,小鵬還是相當渴望能參與其中,最後決定趁午飯時間,到最接近工作地點的運頭塘郵政局製作掛號首日封和極限片。


新郵票發行當天,因臨近月底,運頭塘郵政局毗鄰屋邨的長者住戶,於午饍時間擠滿了整間小郵局繳費。運頭塘郵政局並沒有因應新郵票的發行,而相應增加人手,全局連局長只有兩位職員。小鵬於中午一時左右抵達郵局,恰巧其中一位職外出用饍,結果小鵬花了約二十分鐘排隊。連同替自己及其他幾位郵友製作的首日封和極限片,之前預訂的兩版合共五十枚$2.90 ─ 綠匯學苑郵票都全數耗盡,光是職員替小鵬數十張極限片和首日封蓋郵戳,就整整用花了半小時!


關於今次製作的極限片,小鵬從網上找到了幾張灣仔藍屋的相片/插畫,並從一些We嘩藍屋活動海報電腦檔案中擷取合適圖像,用來自製明信片。而且還購買了一套六張由中國郵學會印製的香港活化建築明信片。此外,小鵬還聯同幾位Facebook集郵群組網友,在網上找到多幅合適照片,上淘寶網找內地印刷商把照片印成明信片。



值得一提,小鵬還保留了一個去年使用的舊座檯曆,座檯曆每頁皆印有以香港城市景觀為主題的手繪插畫,而其中兩個月就分別印有藍屋和綠屋(茂蘿街活化項目尚未進行活化工程之前,因整幢樓宇外牆漆上綠色,故被廣泛稱為「綠屋」)。小鵬用電腦素描相關圖像,並印製成明信片。在此之前,小鵬曾路過位於炮台山的油街實現,發現其簡介小冊子印刷精美,經過簡單改裝後,便可製成兩款與眾不同的明信片。

「香港活化歷史建築Ⅱ」實寄掛號首日封漏銷事件紀實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香港郵政發行「香港活化歷史建築Ⅱ」特別郵票,與幾位友好Facebook集郵群組網友相約「跑局」,到最接近郵票上活化建築的郵政局,為掛號首日封和極限明信片蓋上原地郵戳。

本來計劃在當日請假一天,到訪包括九龍城、灣仔、摩利臣山、皇后大道、英皇道和郵政總局,享受集郵樂趣。可惜,因公事纏身,無法放假,但仍抓緊午飯時間,肩負起到大埔運頭塘(WTT)郵政局,為自己和郵友製作實寄掛號首日封和極限片的責任。

臺灣花蓮、臺東之旅後,收到從運頭塘郵政局寄出的掛號首日封,實在大嚇一驚!局方職員十分粗心大意,竟然漏銷封上小全張的$2.20郵票!事緣新郵票發行當天,到該局排隊繳費的人十分多,而局方又沒有因應新郵票的推出,而相應增加人手以應付需求。加上局方職員對集郵人士的心血,亦明顯沒有加倍妥善照顧郵品,當日寄出的四個掛號首日封,職員都是快快蓋上郵戳後,根本沒有機會讓我看一眼便投進郵袋。付出寶貴時間,花了心機製作的掛號首日封,封上有郵票漏銷,令首日封失去了應有的收藏價值,實在覺得心有不甘。

向集郵群組資深郵友請教,認為掛號函件經人手處理漏銷郵票絕對是局方職員的錯誤,建議小鵬先把首日封拿到WTT郵局,要求局方職員為$2.20郵票補銷日期為「25 4 17」的郵戳。距離郵票發行一周多後,於五月十五日把首日封拿到WTT郵政局,跟局長理論,要求補上日期為「25 4 17」的WTT郵局2號郵戳。貌甚怕事的局長,把事情推給四月二十五日當日負責蓋銷郵票的深綠色制服郵差職員處理。該位職員看起來頗資深的,他拒絕補銷郵票(無論郵戳日期是即日或四月二十五日當天),還以偏離事實的解釋來企圖蒙混過關。他的原話是這樣的:「小全張是一體性設計的,所以只需要在其任何位置蓋印,就等於蓋銷其全部郵票,小全張上的郵票毋須每一枚都蓋上郵戳。」聽到如此白痴和牽強,而且把小鵬當三歲孩童看待的解釋,直教我無名火起三千丈,反駁職員:「我集郵三十多年,你所講的絕對不符事實。假如當真如此,哪為何香港郵政發售蓋銷小全張首日封不隨便蓋上郵戳,而要蓋銷每一枚郵票呢?」聽到我的回應,職員理曲詞窮,臉上仍舊流露一絲幸災樂禍的笑容,繼續重複他那荒謬絕倫的「小全張一體化設計」理論,而沒有提出任何具建設性的補救方法。向來盡可能與人為善,不喜歡事事投訴的小鵬,亦只好即場向WTT局長及該位郵差職員表示,將會把投訴轉交分區經理處理。聽到我的話後,該位龜縮局長嘴角略帶毫無悔意的微笑,說:「反正都是問經理,其實我都可以幫你問,你可以留下首日封及聯絡電話號碼,待經理回覆後,便致電給你取回首日封。」此時,本已盛怒但仍極力壓抑情緒的我,便嚴辭拒絕龜縮局長的提議,並表示自行聯絡分區經理就可以。小鵬拒絕局長的提議,是因為擔心對方出古惑,甚或「假傳聖旨」,歪曲經理的話才轉告我。

從郵友處取得香港郵政經理(門市業務/新界東)黃超榮先生及助理經理(門市業務/新界東)陳志峰先生的電話號碼,便於同日下午分別致電給他們。黃陳兩經理未有接聽我的來電,便以書面方式向兩人發送投訴電郵。

香港郵政門市業務部經理黃先生、助理經理陳先生你們好!

本人為熱愛集郵人士,一直以來,十分支持香港郵政的工作,亦多次在顧客問卷調查中對局方給予肯定。

今次冒昧致函打擾兩位,實屬情非得已,望兩位可給予幫忙。

本人於今年四月二十五日,「活化香港歷史建築Ⅱ」特別郵票發行當日於大埔運頭塘(WTT)郵政局寄出一個貼有該套新郵票小全張之首日封。可惜,收到該首日封後,發現WTT郵局職員在蓋銷小全張上六枚郵票時,竟然漏銷了當中的$2.20郵票。這對於視該首日封為重要收藏品的我來說,實在難以接受。

茲因錯誤源於WTT郵局職員,本人及後親身到該局,向局長要求為$2.20郵票補銷四月二十五日之郵戳(請參閱附圖)。惟局長將事情推託給該局另一位職員處理,而該位職員拒絕補銷郵票,還以錯誤訊息卸責:「小全張是一體性設計的,所以只需要在其任何位置蓋印,而毋須每一枚郵票都需要蓋銷。」本人從三十多年集郵知識和常理判斷,如此說法都是極其不負責,而且是欺騙公眾。

現希望局方介入,本人希望局方作出以下安排:

– 要求WTT郵局職員重新為封上$2.20郵票以四月二十五日之郵戳蓋銷;
– 或退回小全張(HK$18.60)及首日封(HK$1.30)之款項給本人。

敬請回覆!

發出投訴電郵後約一小時左右,便收到陳經理的回覆,他在電話留言中表示,正在處理事件,更留下手提電話號碼,讓我查詢詳情。兩天後(五月十七日),陳經理再次致電給我,應該是回覆小鵬有關解決問題的方法,但小鵬因工作沒有接聽。再過兩天五月十九日的早上,小鵬收到WTT郵局林局長(非前面所述那位,林局長是之前WTT郵局的局長,較早前調到其他郵局工作)的來電,林局長請我把首日封帶到WTT郵局,再選擇退款或退票,但補銷首日封就恕難辦到。之後,小鵬致電給陳經理,他所講的跟林局長的大致相同,陳經理表示,因條例所限,郵戳日期不能倒後,首日封上的郵票亦不能補銷,因此小鵬只可以選擇退款,更換等值新郵票,或者重做一個掛號封。陳經理表示,星期一收到我的投訴電郵後,便馬上到WTT郵局了解事情,亦證實該局那位「歪理」郵差職員的郵務知識著實有很多錯誤的地方。小鵬亦藉此機會向陳經理表達意見,希望局方加強郵局職員的培訓,尤其是提升分局職員的郵務知識,還指出很多郵局職員忽視郵政工具如郵戳的保養。

衷心希望經過今次事件,香港郵政真的會加強新界東郵局職員的培訓和郵政業務的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