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抗日英雄——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文物展(四):「小鬼」救美國中尉

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的中國文化精英、盟軍和國際友人營救行動中,其中最膾炙人口的事跡之一,要數「小鬼」李石成功營救飛虎隊(美國援華志願軍)克爾(Donald W. Kerr)中尉。

自從香港淪陷後,啟德機場便成日軍的軍用機場。當時日軍飛機在啟德機場屢次起飛,對同盟軍構成很大威脅,因此盟軍決定轟炸啟德機場,藉此瓦解日軍的攻勢。一九四四年二月十一日,飛虎隊克爾中尉帶領二十架戰鬥機,執行轟炸啟德機場的任務。不過,當他們一行戰鬥機差不多飛臨香港上空時,卻立即被日軍發現,於是在香港上空展開了一場空中肉搏戰。

克爾中尉所駕駛的戰鬥機雖然一口氣擊落了三架日軍戰機,但是他的坐駕戰機亦不幸被日軍擊中,油箱起火,飛機下墜,負傷的克爾中尉被迫跳傘,當時他發現降落的地點,竟然是啟德機場附近山頭!眼看自己即將墜入日軍的手中之際,突然一陣怪風吹來,把他連人帶傘吹向機場北面的山崗。克爾中尉的降落傘徐徐落下,眼看日軍多支小隊乘坐車輛,近數百人逐步向他逼近和包圍,情勢非常危急。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東江縱隊港九大隊的一名「小鬼」李石,憑藉他對周圍地形的熟悉,把已降落地面的克爾中尉拉進茂密的叢林,輾轉送抵游擊隊設於西貢企嶺下的據點,坐船渡大鵬灣經水路進入廣東惠陽的游擊隊據點,最後克爾中尉逃出險境返回重慶。徐月清女士說:「當時就算槍法如神的劉黑仔在場,作用也不及一個熟悉地形的『小鬼』。」

除此之外,港九大隊還積極參與盟軍和國際友人的營救行動,並多次深入集中營內,先後救出逾百位盟軍和國際友人。港九大隊還積極配合英軍服務團,提供各種情報及資料,並互相支援。

抗日英雄——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文物展(三):連貫妻兒「逃難記」

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重要任務之一就是秘密營救滯留香港,被日軍搜捕的文化界精英。其中永留史冊的英雄人物就是中共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黨支部書記兼華僑工作委員連貫。

當廖承志接到「要想盡一切辦法搶救文化人和愛國民主人士」的指示後,便跟連貫等人商討營救的辦法,任務艱巨,時間緊迫,像千斤重擔壓在肩上。當時連貫的妻子韓雪明和幾名子女還在香港,他把年紀稍大的一對兒女(女兒環琅才十四歲)送去游擊隊,然後對妻子說:「現在有很重要的任務要我去完成,不能帶你們走,你和三個孩子到老隆來找我吧。」他留下一些金錢就匆匆離家了。

連夫人帶著八歲的兒子環雄、四歲的女兒環球和兩歲的兒子環圖,收拾細軟跟隨難民一起上路。那是一九四二年初的寒冬,沿途吃盡不少苦頭不在話下,最淒慘的是走到惠州時,給那些滅絕人性的強盜搶去所有的錢,連夫人帶著三個幼兒,舉目無親,身無分文,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她在下榻的小旅館發現鄒滔奮等一批知名的文化界人士,聽說有船去老隆,反正已走投無路,硬著頭皮對人說自己是連貫的妻子,懇求讓她們坐他們的船去老隆。這些先一批到達惠州的文化人,聽這婦人說是連貫的妻子,半信半疑,心想:「連貫冒出生入死之險把我們從虎口裡搶救出來,一站一站安排得妥妥當當,他的妻子竟然陷入這樣的困境,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但是見到這年輕婦人拖著三個孩子也實在可憐,就算她是撒謊,也不忍心見死不救,於是決定帶他們一起去老隆。到達目的地,一切真相大白,眾人為之感動!由於天寒地凍,一路上風餐露宿,連貫兩歲的小兒子環圖,到梅縣後夭折。

徐月清女士指出,雖然共產黨在一九四九年建政後,施行過不少錯誤的政策,但其在抗戰期間所作出的貢獻,以及共產黨人中多位捨己為人的黨員,都是令人敬佩的。連貫就是當中表表者,他為了拯救文化界人士,連自己妻兒也顧不上,這種捨己為人的精神實在令人景仰。

Image

抗日英雄——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文物展(二):保衛中國同盟成員逃亡記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軍全面進攻香港。港府於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宣布向日軍投降,香港亦開始三年零八個月的黑暗歲月。在香港淪陷前後,一支本土游擊隊——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投入抗日行動中,向日軍繼續進行游擊戰。正當日軍向香港發動攻勢時,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東江縱隊前身)第三和第五大隊於新界 九龍向日軍進行游擊戰,並發動青年組織自衛隊保衛家園。港九獨立大隊重要任務之一就是秘密營救滯留香港,被日軍搜捕的文化界精英,當中包括何香凝(國民黨元老廖仲愷之妻)、廖承志(廖仲愷和何香凝之子)、柳亞子、鄒韜奮、茅盾、司徒慧敏、鄧文釗等八百多人;所涉及的營救路線約分為十二條,最後各人都脫險離 港,部隊完成了這項艱巨的秘密任務。此外,他們亦在戰事中營救遇襲的盟軍,包括美國飛行員克爾中尉,以及為英軍服務團提供情報資料,互相支援。

~20131015_124726

一九三八年十月十三日《大公報》有關日軍登陸大亞灣的報道。

20131013_153619

自從日本於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發動盧溝橋事變,爆發全面侵華戰爭,中國多個沿海城市相繼淪陷。在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四一年期間,英國政府在中國抗日戰爭中作為中立國,刻意地維持香港的中立地位。香港在英國政府管治下,戰火還未蔓延到此,因此也成為援華物資進入中國內地的重要自由港,多位中國演藝及文化界精英也雲集香港宣傳抗戰,並為抗戰籌募經費。其中最著名的當數一九三八年六月十四日由孫中山遺孀宋慶齡在香港成立的保衛中國同盟(保盟),向海外華僑和各國知名人士積極宣傳抗日,並爭取海內外對中國抗戰的同情和支持。保盟中央委員會主席由宋慶齡擔任,另外六位主要委員包括:中國籍波蘭裔猶太人、記者和作家愛潑斯坦(Israel Epstein)、香港商人及《華商報》創辦人鄧文釗、國民黨元老廖仲愷之長女廖夢醒、香港政府醫務總監司徒永覺夫人克拉克(Hilda Selwyn-Clarke)、香港大學歷史系教授傅朗思(Norman H. France)和國民黨元老廖仲愷之子廖承志。

~20131013_153755

保盟在港成立時七位主要委員的合照。

~20131013_153914

愛國商人廖安祥

最難能可貴的是在博物館內巧遇西貢歷史及客家文化研究者徐月清女士,聽她講述東江縱隊英雄當年冒生命危險成功營救多位文化界精英、盟軍軍官和士兵的事跡。徐女士曾編寫多本關於抗日營救的書刊,其中包括一九九三年出版的《活躍在香江:港九大隊西貢地區抗日實錄》。徐女士指出,香港當時雲集了全國文化界的精英,他們都是中華民族的瑰寶,並強調:「抗戰期間,香港上至富商下至街邊擦鞋仔,都全情投入支持抗戰,在全中國都很難找到另一個像香港的地方。」她首先指著展板上在營救行動中記首功的愛國商人廖安祥說:「他的公司因戰事而結束,便把金錢交給中共八路軍駐港辦事處黨支部書記連貫,用來購買兩艘機動帆船,就是這兩艘船救出不少重要人士。」

~20131013_160425

文化界精英包括何香凝、廖承志、柳亞子、鄒韜奮、茅盾、鄧文釗等。

~20131013_160517

然後,她指著保盟於一九三八年在港成立時七位主要委員的合照說:「其實無論重慶或延安,早在日軍進攻香港前夕,已料到香港遲早淪陷敵手,因此共產黨早已組織游擊隊伍,部署拯救文化界精英的行動。就以宋慶齡為例,重慶國民政府所派出的專機於日軍轟炸啟德機場前六個小時才飛離香港,把宋慶齡接走。起初她堅持留在香港繼續保盟的工作,但鑑於其『國母』的特殊身分,恐怕一旦落入日本人手中後果不堪設想,才答應乘坐專機離開。」徐女士續指著合照中位在右二位置的香港大學歷史系傅朗思教授(Norman H. France)說:「很可惜,他在香港保護戰中犠牲了。」在日軍進犯香港時,傅教授在香港義勇軍中擔任炮手,可惜於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十九日陣亡。接著,她又指著合照中左一位置的愛潑斯坦(Israel Epstein)說:「他為了逃避日軍的追捕,躱進木屋區和貧民窟,但結果還是被抓進深水埗集中營(即當年的深水埗軍營),但後來他成功越獄,在東江縱隊的協助下經西線逃亡路線,由九龍市區沿青山道經荃灣,翻越大帽山到達元朗,渡過深圳河進入寶安區游擊隊據點。事實上,愛潑斯坦在一九四一年香港淪陷後,刻意製造自己犠牲的假新聞,以欺騙試圖逮捕他的日軍,這則假新聞甚至被以短消息形式印刷到了《紐約時報》上,但最後還是被關進深水埗集中營。一九四二年三月十八日,他在後來成為其妻子的邱茉莉(Elsie Fairfax-Cholmeley)的幫助下成功越獄。

~20131013_154517

營救路線圖

~20131013_153939

她亦指出,廖仲愷遺孀何香凝是從九龍牛池灣上船,本來想經水路,先抵達尚未被日軍控制的長洲,再轉到澳門返回內地游擊隊控制區。不過,由於香港淪陷後,日軍把維多利亞港上所有船隻的引擎拆走,離港船隻就只能以漂流的方式離開維港,豈料一連數天一點風也沒有,結果何香凝一行人呆在船上數天,直至漂流到將軍澳對出海面,才被東江縱隊的巡邏小艇發現,並把她們順利經水路救走。徐女士說,何香凝一行人乘坐的小艇,在維港飄流了數天,這樣大的目標居然沒有被日軍發現,彷彿是上天冥冥中有主宰,要讓這些好人成功脫險。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