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倚杖聽江聲

最近學校有一位教授榮休,出席了同事為他辦的榮休派對。席間,教授既分享了自己的人生觀,並回顧自己求學和工作期間重要的人和事。教授求學時候已熱衷於社區服務,早年更從政,是香港第一代區議員。他提到近年中港矛盾不斷加劇,便引用了蘇軾《臨江仙》詞的上半闕,勸勉我們向蘇軾學習。

夜飲東坡醒復醉,
歸來仿佛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鳴。
敲門都不應,
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
何時忘卻營營?
夜闌風靜垮紋平。
小舟從此逝,
江海寄餘生。

― 蘇軾《臨江仙》

這首詞的上半闕講蘇軾飲酒夜歸,回到家門拍門,家童因熟睡而沒有開門給他,但蘇軾沒有因此向家童大發雷霆,只是倚仗默默地聆聽江水發出的聲音。

溫故知新

跟就讀小四的竣宇溫習,正在學習中文成語,其中一個是形容手足相殘的「煮豆燃萁」。學校同時要求學生需要背誦千古傳頌的《七步詩》,把詩的背景出處和歷史告訴竣宇後,乘興上網搜尋多些相關資料充實自己。

《七步詩》是三國時代魏國才子曹植(曹操第四子)所作,竣宇課本內所採用的版本是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文學》文中的版本,有別於較流行的《三國演義》四句版本: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也有作「漉豉以為汁」】
萁在釜下然,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文帝嘗令東阿王七步中作詩,不成者行大法。應聲便為詩:「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帝深有慚色。

-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文學》

漉(粵音:碌)菽(粵音:淑):過濾豆渣
萁(粵音:奇):豆莖

《七步詩》的意義和背景已經非常了解,原來古時的「步」即是今天的左右腳合共兩步,單一步在當時稱為「跬」(粵音:kwai2)。跬指一舉足的距離,走路時一腳向前踏下稱為「跬」,另一腳再向前踏稱為「步」。

跬,一舉足也;倍跬謂之步。

-《小爾雅.廣度》

沒想到跟小兒溫習也有得著,溫故知新,通過複習學過的知識,獲得了新的知識、體會。

木秀於林 風必摧之

閑來無事,讀報掌握國際時事發展。最近讀《東方日報》評論文章題為〈木秀於林 風必摧之〉,於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在該報刊出。

文中引用了「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來批評那些認為中美實力和影響力將會逆轉,過份樂觀的議論者。翻查網上資料,覺得相當有意思,原來這兩句出自三國時代魏國人李康所著的〈運命論〉一文,文章收錄於《昭明文選》卷五十三。文章篇幅太長,未能盡錄,有興趣拜讀全文的朋友,可到訪「維基文章」網站。原句是這樣的: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出於岸,流必湍之;行高於人,眾必非之。

意思是說,一棵樹高於整個樹林,大風必定會先吹倒它;多出岸邊的土堆,激流必定會把它先沖走。一個人的品行高於眾人,別人必定會對他產生非議。這段話告誡我們不要過分地在眾人面前出風頭,風頭出多了,必將遭到外部勢力的首先發難。

寧為宇宙閑吟客   怕作乾坤竊祿人

另文提及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東方日報》題為〈寧為宇宙閒吟客 怕作乾坤竊祿人〉的文章,當中有不少可堪咀嚼的名言。

文章評論兩位特首候選人洋相百出,援引唐代詩人杜荀鶴的七律詩《自敘》中「寧為宇宙閑吟客,怕作乾坤竊祿人。」兩句指出,古代君子尚且明白寧願做一個吟詩作文的閒人,也不做一個竊取俸祿的庸俗官吏,寄語當今從政者如果有這種覺悟,相信香港會少一些笑話多一些幽默,少一些虛偽多一些真誠,少一些爭議多一些和諧。

酒甕琴書伴病身,熟諳時事樂於貧。
寧為宇宙閑吟客,怕作乾坤竊祿人。
詩旨未能亡救物,世情奈值不容真。
平生肺腑無言處,白髮吾唐一逸人。

《自敘》——杜荀鶴

題解:酒甕:盛酒的罈子。熟諳:熟悉。祿:官位,又指古代給予官員的俸給。物:泛指萬物,包括人、社會。世情:世態人情。奈:無奈,怎奈。值:遇到,碰上。吾唐:「我大唐」,因為作者身處唐朝。逸人:遁世隱居的人。

酒甕琴書伴隨衰病之身,熟知世道人情當今世道和政情,我反而樂於孤寂守貧。寧願在天地間作一個吟詩作文的閒人,也決不投身官場,當個竊取俸祿的庸俗官吏。吟詩作賦不忘救人濟世,但無可奈何,碰上當今世道黑暗,人情險惡,容不下一點正直本真。平生肺腑之言無處訴說,如今老矣,蒼顏白髮,只能遁身世處,做個閑散逸民。

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讀《東方日報》,有由龍七公撰寫題為〈寧為宇宙閒吟客 怕作乾坤竊祿人〉的文章,內容評論兩位特首候選人,其中有「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一句。

「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一句出自《孟子‧盡心下》,原句是:

賢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今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意思是「賢人先使自己明白,然後才去使別人明白;但今天的人則是自己都沒有搞清楚,卻想去使別人明白。」,即是指外行人胡亂指揮內行人,或者指自己不懂卻想要使別人明白。

郁達夫七言律詩《釣台題壁》

香港不少人對中國歷史和文學十分抗拒,甚至心存鄙視態度,從來沒想過看電視劇,也可以認識詩詞。

最近,無綫播映台慶電視劇《幕後玩家》,由蕭正楠飾演的馮汐然,就是一個相當有文采的公關公司客戶總監。劇中他兩次唸起郁達夫的七言律詩《釣台題壁》,其原文如下:

舊友二三,相逢海上,席間偶談時事,嗒然若失,爲之銜杯不飲者久之,或問昔年走馬章台,痛飲狂歌意氣今安在耶,因而有作。

不是樽前愛惜身,佯狂難免假成真。
曾因酒醉鞭名馬,生怕情多累美人。
劫數東南天作孽,雞鳴風雨海揚塵。
悲歌痛哭終何補,義士紛紛說帝秦。

此詩作於一九三一年,是作者眾多詩作中最膾炙人口的作品之一,原題為「舊友二三,相逢海上,席間偶談時事,嗒然若失,爲之銜杯不飲者久之,或問昔年走馬章台,痛飲狂歌意氣今安在耶,因而有作。」

此詩一開首的兩句:「不是樽前愛惜身,佯狂難免假成真。」講的是他在上海時,與友人們聚會,討論時事,嗒然銜杯,再也不像過去般嗜酒如命,開懷豪飲。他們害怕的不是怕傷身,而是怕平時佯狂面世的心態成了真的了。至於頷聯(即第三、四句)兩句:「曾因酒醉鞭名馬,生怕情多累美人」,對應原題中「走馬章台」四字。章台,漢朝時長安城有章台街,是當時城內妓院的集中地,後人遂以騎馬經過章台,代指涉足花街柳巷的行爲。郁達夫一生情史複雜混亂,歷三任妻子,育有十一名子女,情人無數。這兩句詩就是郁達夫自述其年輕時,流連花柳地,駐足煙花巷的往事,而作者對當年年少輕狂之舉頗爲自豪,並不以此爲荒誕不經之舉。

緊接第三聯:「劫數東南天作孽,雞鳴風雨海揚塵。」引領全詩步入正題,抒發作者對日本侵略者的憤慨。此兩句出自《詩經》中《國風·鄭風·風雨》一詩,原句是「風雨如晦,雞鳴不已」,在此比擬時局黑暗混亂,就連大海也會揚塵,暗指日本人在沿海、長江的入侵。

詩的末聯:「悲歌痛哭終何補,義士紛紛說帝秦。」說出廣大知識分子對局勢的擔憂,認為「狂歌當哭」的方式是消極無用的,以此來警醒知識分子。「說帝秦」一句則引用了「義不帝秦」的典故,戰國時,齊國人魯仲連遊歷到趙國,適逢秦國圍趙之邯鄲,魯仲連堅持正義,力主抗秦,反對投降,並和秦國派到趙國的「親秦派」辛垣衍展開一場激烈的爭辯。他引喻設比,層層鋪墊,直陳要害,最終使辛垣衍心服口服,恰逢魏無忌援軍到,從而解了邯鄲之圍。趙國魯仲連去秦國堅持正義,反對强秦,爲歷代愛國者所激賞,但郁達夫把這一典故反其意而用之,指控像昔日義士魯仲連那樣的人物,現在都委屈求全不奮起抗日。

川三不辨

今日陪兒子做閱讀理解練習,這次讀的是一篇名為〈川三不辨〉的文章,出自明朝馮夢龍的《笑府》。文章主旨是諷刺一位不學無術,不懂裝懂的老師。

一蒙師只識一「川」字。見弟子呈書,欲尋「川」字教之,連揭數頁,無有也。忽見「三」字,乃指而罵曰:「我著處尋你不見,你倒臥在這裡!」

語譯:
有一位老師,只認得一個「川」字。一天,學生遞給他一本書,請他講解。老師接過書,想找個「川」字來教學生。不料,一連翻了好幾頁,也沒見一個「川」字。正著急時,忽然看到一個「三」字,便指著「三」罵道:「我到處找不到你,原來你竟躺在這裡!」

註釋:
蒙師:啓蒙老師,教育孩童的老師。

明‧馮夢龍《笑府》

一節見,則百節知矣。

一節見,則百節知矣。

出處:漢•劉向《說苑•卷八 尊賢》

原句:一節見,則百節知矣。由此觀之,以所見可以占未發。睹小節固足以知大體矣。

意思是:一個部分顯現了,那麼大部分也就可以知道了啊!由此看來,以所看見的可以去推知尚未發現的,目睹小部分便足以知道大體上如何了啊!

為淵驅魚者,獺也;為叢驅雀者,鸇也。

為淵驅魚者,獺也;為叢驅雀者,鸇也。

出處:《孟子•離婁上》

原文如下:

孟子曰:「桀紂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與之聚之,所惡勿施,爾也。民之歸仁也,猶水之就下、獸之走壙也。故為淵驅魚者,獺也;為叢驅爵者,鸇也;為湯武驅民者,桀與紂也。今天下之君有好仁者,則諸侯皆為驅矣。雖欲無王,不可得已。今之欲王者,猶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也。苟為不畜,終身不得。苟不志於仁,終身憂辱,以陷於死亡。《詩》云:『其何能淑,載胥及溺。』此之謂也。」

意思是水獺想捉魚吃,結果將魚趕到深淵;鷂鷹想捉麻雀吃,結果把麻雀趕到叢林中。意思是人民之所以人心思離,背離此地,乃是因爲人民所嚮往者在他方,而其所厭惡畏懼者在此方。指執政失當,不得民心。

國無常治,又無常亂。法令行則國治,法令弛則國亂。

國無常治,又無常亂。法令行則國治,法令弛則國亂。

出處:漢•王符《潛夫論•述赦》

國家沒有永久的太平,也沒有永久的混亂。法令能够推行,國家就能太平;法令廢弛,國家就會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