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

TVB劇集《超時空男臣》有不少馮一波抒發對以珊感情的片段,並且經常憑詩詞寄意,其中一集他唸了「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幾句。北宋名臣歐陽修的《玉樓春①》是其中之一,這闋詞是作者抒寫性情的小詞,原詞是這樣的:

尊前擬把歸期說②,未語春容先慘咽③。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關風與月。
離歌且莫翻新闋④,一曲能教腸寸結。
直須看盡洛城花⑤,始共春風容易別。

注釋:
① 玉樓春:詞牌名。《詞譜》謂五代後蜀顧夐詞有「月照玉樓春漏促」、「柳映玉樓春欲晚」句;歐陽炯有「日照玉樓花似錦」、「春早玉樓煙雨夜」句,因取以調名。
② 尊前:即樽前,餞行的酒席前。此詞詠嘆離別,於傷別中蘊含平易而深刻的人生體驗。
③ 春容:如春風嫵媚的顏容。此指佳人。
④ 離歌:指餞別宴前唱的送別曲。翻新闋:按舊曲填新詞。白居易《楊柳枝》:「古歌舊曲君莫聽,聽取新翻楊柳枝。」
⑤ 洛城花:洛陽盛產牡丹,歐陽修《洛陽牡丹記》中有「洛陽牡丹甲天下」句。

譯文:
樽前擬把歸期說定,一杯心切情切,欲說時佳人無語滴淚,如春風嫵媚的嬌容,先自淒哀低咽。啊,人生自是有情,情到深處痴絕,這淒淒別恨不關涉——樓頭的清風,中天的明月。
餞別的酒宴前,莫再演唱新的一闋,清歌一曲,已讓人愁腸寸寸鬱結。啊,此時只需要把滿城牡丹看盡,你與我同遊相攜,這樣才會——少些滯重的傷感,淡然無憾地與歸去的春風辭別。

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

TVB劇集《超時空男臣》為表達三位主角由明朝穿越時空來到現代的香港,刻意在對白中加入不少詩詞。其中劇中化名馮一波的左光斗,以詩詞抒發他對以珊的感情,諗誦了宋朝詞人晏殊的詞——《玉樓春.春恨》(或稱《木蘭花.春恨》)其中四句。

綠楊芳草長亭路,年少拋人容易去。
樓頭殘夢五更鐘,花底離情三月雨。
無情不似多情苦,一寸還成千萬縷。
天涯地角有窮時,只有相思無盡處。

注釋:
① 長亭路:送別的路。古代驛路上「十裡一長亭,五裡一短亭」(《白帖》)。古代驛路上建有供行人休息的亭子。
② 年少拋人:人被年少所拋棄,言人由年少變為年老。
③ 五更鐘、三月雨:都是指思念人的時候。
④ 一寸:指心。千萬縷:指相思愁緒。

譯文:
在綠楊垂柳、芳草萋萋的長亭古道上,他好像情侶輕易地拋下我就登程遠去。樓頭的鐘聲驚醒了五更的殘夢,心頭的離愁就像灑在花底的三月春雨。
無情人哪裏裡懂得多情的人的苦惱,一寸相思愁緒竟化作了萬縷千絲。天涯地角再遠也有窮盡終了那一天,只有懷人的愁思卻是無限綿長、沒有盡期啊。

柳永《八聲甘州•對瀟瀟暮雨灑江天》

七月三十一日(星期一)在家觀看無綫電視劇《超時空男臣》,其中一幕講述劇中主角之一的大軍被大小姐責備他投身黑幫,大軍在雨中抒發情感,唸起宋代詞人柳永的名作《八聲甘州•對瀟瀟暮雨灑江天》,真沒想到TVB的編劇也有點文采。這闕詞全文如下: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漸霜風凄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惟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不忍登高臨遠,望故鄉渺邈,歸思難收。嘆年來蹤跡,何事苦淹留?想佳人妝樓顒望,誤幾回、天際識歸舟。爭知我,倚闌干處,正恁凝愁!

注釋:

1. 一番洗清秋:一番風雨,洗出一個凄清的秋天。
2. 霜風凄緊:秋風凄涼緊迫。霜風,秋風。
3. 關河:關隘山河。
4. 是處紅衰翠減:到處花草凋零。是處,處處。紅,翠,指代花草樹木。
5. 苒苒(粵音:染)物華休:隨著時間流逝,美好的景物都消歇了。苒苒,同「荏苒」,指光陰流逝。物華,美好的景物。
6. 渺邈(粵音:莫):遙遠。
7. 淹留:久留。
8. 顒(粵音:戎)望:抬頭遠望。
9. 誤幾回、天際識歸舟:好多次看到遠處有船駛過,便以為是愛人乘舟歸來。
10. 爭:怎。
11. 正恁(粵音:任)凝愁:恁,如此,這樣。凝愁,愁緒凝聚化解不開。

倚杖聽江聲

最近學校有一位教授榮休,出席了同事為他辦的榮休派對。席間,教授既分享了自己的人生觀,並回顧自己求學和工作期間重要的人和事。教授求學時候已熱衷於社區服務,早年更從政,是香港第一代區議員。他提到近年中港矛盾不斷加劇,便引用了蘇軾《臨江仙》詞的上半闕,勸勉我們向蘇軾學習。

夜飲東坡醒復醉,
歸來仿佛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鳴。
敲門都不應,
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
何時忘卻營營?
夜闌風靜垮紋平。
小舟從此逝,
江海寄餘生。

― 蘇軾《臨江仙》

這首詞的上半闕講蘇軾飲酒夜歸,回到家門拍門,家童因熟睡而沒有開門給他,但蘇軾沒有因此向家童大發雷霆,只是倚仗默默地聆聽江水發出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