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讀《東方日報》,有由龍七公撰寫題為〈寧為宇宙閒吟客 怕作乾坤竊祿人〉的文章,內容評論兩位特首候選人,其中有「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一句。

「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一句出自《孟子‧盡心下》,原句是:

賢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今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意思是「賢人先使自己明白,然後才去使別人明白;但今天的人則是自己都沒有搞清楚,卻想去使別人明白。」,即是指外行人胡亂指揮內行人,或者指自己不懂卻想要使別人明白。

為淵驅魚者,獺也;為叢驅雀者,鸇也。

為淵驅魚者,獺也;為叢驅雀者,鸇也。

出處:《孟子•離婁上》

原文如下:

孟子曰:「桀紂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得天下有道:得其民,斯得天下矣;得其民有道:得其心,斯得民矣;得其心有道:所欲與之聚之,所惡勿施,爾也。民之歸仁也,猶水之就下、獸之走壙也。故為淵驅魚者,獺也;為叢驅爵者,鸇也;為湯武驅民者,桀與紂也。今天下之君有好仁者,則諸侯皆為驅矣。雖欲無王,不可得已。今之欲王者,猶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也。苟為不畜,終身不得。苟不志於仁,終身憂辱,以陷於死亡。《詩》云:『其何能淑,載胥及溺。』此之謂也。」

意思是水獺想捉魚吃,結果將魚趕到深淵;鷂鷹想捉麻雀吃,結果把麻雀趕到叢林中。意思是人民之所以人心思離,背離此地,乃是因爲人民所嚮往者在他方,而其所厭惡畏懼者在此方。指執政失當,不得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