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寧為宇宙閑吟客   怕作乾坤竊祿人

另文提及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東方日報》題為〈寧為宇宙閒吟客 怕作乾坤竊祿人〉的文章,當中有不少可堪咀嚼的名言。

文章評論兩位特首候選人洋相百出,援引唐代詩人杜荀鶴的七律詩《自敘》中「寧為宇宙閑吟客,怕作乾坤竊祿人。」兩句指出,古代君子尚且明白寧願做一個吟詩作文的閒人,也不做一個竊取俸祿的庸俗官吏,寄語當今從政者如果有這種覺悟,相信香港會少一些笑話多一些幽默,少一些虛偽多一些真誠,少一些爭議多一些和諧。

酒甕琴書伴病身,熟諳時事樂於貧。
寧為宇宙閑吟客,怕作乾坤竊祿人。
詩旨未能亡救物,世情奈值不容真。
平生肺腑無言處,白髮吾唐一逸人。

《自敘》——杜荀鶴

題解:酒甕:盛酒的罈子。熟諳:熟悉。祿:官位,又指古代給予官員的俸給。物:泛指萬物,包括人、社會。世情:世態人情。奈:無奈,怎奈。值:遇到,碰上。吾唐:「我大唐」,因為作者身處唐朝。逸人:遁世隱居的人。

酒甕琴書伴隨衰病之身,熟知世道人情當今世道和政情,我反而樂於孤寂守貧。寧願在天地間作一個吟詩作文的閒人,也決不投身官場,當個竊取俸祿的庸俗官吏。吟詩作賦不忘救人濟世,但無可奈何,碰上當今世道黑暗,人情險惡,容不下一點正直本真。平生肺腑之言無處訴說,如今老矣,蒼顏白髮,只能遁身世處,做個閑散逸民。

表裏如一 時間證之

最近讀《東方日報》評論專欄〈笑看天下〉,施友朋撰寫文章〈表裏如一 時間證之〉引用了唐朝詩人白居易的《放言》詩:

周公恐懼流言日,
王莽謙恭未篡時;
向使當初身便死,
一生真偽復誰知?

詩人想表達的意思是:周公姓姬名旦,周武王弟,成王之叔,武王死,成王年幼,周公攝政,管、蔡、霍三叔陷害,制造流言,誣蔑周公要篡位。周公於是避居於東,不問政事。後成王悔悟,迎回周公,三叔懼而叛變,成王命周公征之,遂定東南。王莽在未篡漢前,曾假裝謙恭下士,迷惑了一些人。但歷史證明他的「謙恭」是偽,篡權自立才是他的真面目。「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誰復知?」意謂假如過早地下結論,不用時間來考驗,就容易為一時表面現象所蒙蔽,不辨真偽。

作者覺得王莽除造假功夫了得,更犀利的是他崇拜儒教卻並不真正信奉儒教,可他就是靠信奉儒術起家,並引用清末大臣黃恩彤的話加以說明:

「自古奸雄篡國,皆用權譎,而王莽篡漢,獨用儒術。」

王莽厲害之處是其野心雖露,仍有許多信奉儒教的大儒不僅不制止他,甚且逢迎勸進。世事之奇,往往令人意外,只要戲做得好,觀眾也會忘我投入。

《神雕俠侶》讀後感之一

金庸小說愛引用詩詞,來描寫情景及角色人物的心情。最近,剛讀完的《神雕俠侶》也不例外。篇中就分別引用了不同朝代的詩和詞,來描寫李莫愁、程英、郭襄和楊過的情愛:

篇末寫楊過和小龍女在華山與郭襄和眾人告別一幕,郭襄經過多番經歷,早已對楊過萌生愛意。當時明月在天,清風吹葉,樹巔烏鴉啊啊而鳴,郭襄忍不住眼淚奪眶而出,配合此情此景,作者金庸配上了李白的三五七言詩〈秋風詞〉上半闋令我留下深刻印象:

秋風清,秋月明,落葉聚還散,寒鴉棲復驚。相思相見知何日?此時此夜難為情!

內容是描寫思婦等待良人歸來的心情,意謂秋風如此清爽,秋月如此明亮,落葉滿地,被風吹得聚了又散,散了又聚,棲息在巢的寒鴉卻給驚醒了;我思念的你啊!何年何日才能相見?此時此夜,我這般思念著你,該如何是好?

至於詩的後半闋是:

入我相思門,知我相思苦。長相思兮長相憶,短相思兮無窮極。早知如此絆人心,何如當初不相識。

其大意是,走入心中相思之門,才明白相思的苦楚;說起這相思之長,足夠一輩子去懷想;若謂這相思之短,卻又無時無刻地在腦海中湧現。早知相思如此牽絆人心,還不如當初彼此不認識,省得煩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