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Archives

人生何苦催白頭


二零一七年九月八日,正準備下班之際,從辦公室窗戶張望,看到醉人的落霞,連忙舉機拍下難忘的瞬間。為配合照片,特地上網尋找跟描寫落霞美景的詩詞,找到了汪精衛的詞作《採桑子˙人生何苦催頭白》,舉得饒有深意,摘錄了其中一句:

人生何苦催頭白,知也無涯,憂也無涯,且趁新晴看落霞。

原詞是這樣的:

人生何苦催頭白,知也無涯,憂也無涯,且趁新晴看落霞。
春光釀出湖山美,才見開花,又見飛花,潦草東風亦可嗟。

寧為宇宙閑吟客   怕作乾坤竊祿人

另文提及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東方日報》題為〈寧為宇宙閒吟客 怕作乾坤竊祿人〉的文章,當中有不少可堪咀嚼的名言。

文章評論兩位特首候選人洋相百出,援引唐代詩人杜荀鶴的七律詩《自敘》中「寧為宇宙閑吟客,怕作乾坤竊祿人。」兩句指出,古代君子尚且明白寧願做一個吟詩作文的閒人,也不做一個竊取俸祿的庸俗官吏,寄語當今從政者如果有這種覺悟,相信香港會少一些笑話多一些幽默,少一些虛偽多一些真誠,少一些爭議多一些和諧。

酒甕琴書伴病身,熟諳時事樂於貧。
寧為宇宙閑吟客,怕作乾坤竊祿人。
詩旨未能亡救物,世情奈值不容真。
平生肺腑無言處,白髮吾唐一逸人。

《自敘》——杜荀鶴

題解:酒甕:盛酒的罈子。熟諳:熟悉。祿:官位,又指古代給予官員的俸給。物:泛指萬物,包括人、社會。世情:世態人情。奈:無奈,怎奈。值:遇到,碰上。吾唐:「我大唐」,因為作者身處唐朝。逸人:遁世隱居的人。

酒甕琴書伴隨衰病之身,熟知世道人情當今世道和政情,我反而樂於孤寂守貧。寧願在天地間作一個吟詩作文的閒人,也決不投身官場,當個竊取俸祿的庸俗官吏。吟詩作賦不忘救人濟世,但無可奈何,碰上當今世道黑暗,人情險惡,容不下一點正直本真。平生肺腑之言無處訴說,如今老矣,蒼顏白髮,只能遁身世處,做個閑散逸民。

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讀《東方日報》,有由龍七公撰寫題為〈寧為宇宙閒吟客 怕作乾坤竊祿人〉的文章,內容評論兩位特首候選人,其中有「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一句。

「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一句出自《孟子‧盡心下》,原句是:

賢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今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意思是「賢人先使自己明白,然後才去使別人明白;但今天的人則是自己都沒有搞清楚,卻想去使別人明白。」,即是指外行人胡亂指揮內行人,或者指自己不懂卻想要使別人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