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7

「數字颱風信號百周年」特別郵票


截至小鵬執筆撰寫這篇博文之時,即八月三十一日,正因熱帶風暴「瑪娃」移近香港,而發出一號戒備信號。

其實,今年香港已受到四個颱風吹襲,而在上周和剛過去的周末,相隔短短五天之內,就先後受到兩個颱風吹襲,分別是八月二十三日清晨掛起十號風球的「天鴿」,以及八月二十七日早上掛起八號風球的「帕卡」。颱風「天鴿」吹襲港澳兩地,香港基建設施較完善,沒有受到太大破壞,一海之隔的澳門不單造成人命和財產損失,舊街小巷更頓成澤國,災情極其嚴重,結果澳門特區政府需要提請中央人民政府,要求駐澳解放軍入城救災,幫忙清理堆積在街上的垃圾。



「颱風」其實是指中心風力達颶風程度的熱帶氣旋,大眾普遍以這名稱形容所有熱帶氣旋。熱帶氣旋是自然界中最具破壞力的現象之一,在海洋上發展及轉動的龐大溫暖而潮濕氣團,其中心的海平面氣壓甚低,可引致極強風力、傾盆大雨和風暴潮。俗稱「風球」的數字颱風信號,原為方便航海人士而設,其後在社會上廣泛應用。一九一七年,香港首次使用數字颱風信號向市民預警熱帶氣旋吹襲時的風向及風力。最初信號只有一至七號代表風暴情況,二至五號則分別表示烈風將會由北、南、東或西四個方向吹襲香港。之後經過多次改良,於一九三一年更改為一至十號。此後,二、三及四號信號時有時無,至一九三零年代後期正式取消。一九五六年,皇家天文台在一號戒備信號及五號烈風信號之間增設三號強風信號。為了避免引起公眾之混淆,由一九七三年一月一日開始,五號至八號風球分別由八號西北、八號西南、八號東北及八號東南四個信號代替,而這個信號系統亦一直沿用至今。




二零一七年剛好是「數字颱風信號」設立百周年,香港郵政以此為題,於六月十三日發行「數字颱風信號百周年」特別郵票,一套五枚郵票及一張港幣十元郵票小型張,以資紀念。一套五枚郵票展示現今採用的數字颱風信號系統,即一號戒備信號(港幣一元七角)、三號強風信號(港幣一元二角)、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港幣二元九角)、九號烈風或暴風風力增強信號(港幣三元七角)和十號颶風信號(港幣五元)。至於港幣十元郵票小型張的左方則顯示過去在香港天文台總部懸掛十號颶風信號時的情景,右方則展示香港分別於一九一七年、一九三一年及一九七三年採用的數字颱風信號系統,敍述百年以來信號系統的演變。




「數字颱風信號百周年」特別郵票發行日前後,沒料到上天也來助慶一番。颱風「苗柏」於郵票發行前一天吹襲香港,天文台於當天下午五時二十分發出八號烈風或暴風信號,香港郵政亦於同日發出新聞公報,向廣大郵迷交待,在颱風「苗柏」影響下新郵票銷售和即時人手蓋印服務的安排。幸好颱風「苗柏」來匆匆,去也匆匆,八號風球在新郵票開售前落下,沒有影響郵政局的運作。想細讀新聞公報的內容,請登入香港郵政網站:https://goo.gl/bAQnV6


新郵票發行當天,因公務繁忙未能請假享受郵樂,惟有請集郵Facebook群組友好郵友,代勞到郵局製作極限片和實寄掛號首日封。加連威老道郵政局是最接近尖沙咀彌敦道附近的香港天文台總部,因此被大部分郵友視之為原地郵局,但是如果按實體風球懸掛的地點——尖沙咀訊號山為準的話,原地郵局則是位於中間道的尖沙咀郵政局。小鵬找網友幫忙,既在尖沙咀郵政局,亦在加連威老道郵政局投寄共四個實寄掛號首日封,還製作了不少原地極限片。值得一提,郵友在尖沙咀郵政局遇到服務態度惡劣的職員,最終無法收藏以該局蓋銷的實寄掛號首日封,另文已詳細記錄事件始末(http://wp.me/p1enXt-Db)。




今次製作的極限片所使用的明信片,當中有二十一款是跟郵友相約製作的專印片,部分歷史照片來自香港天文台網站(https://goo.gl/KDdpFD),另有多張是香港歷年造成重大破壞颱風的災後景象歷史照片,全部都是從互聯網搜尋得來的,包括一九六二年颱風溫黛、一九七一年颱風露絲、一九七九年颱風荷貝、一九八三年颱風愛倫及一九九九年颱風約克。此外,郵友還在香港海事博物館幫忙,購買了一套八張明信片,全是一九零六年丙午風災市面受災景象的舊照片。另有兩張是榮譽出版社的絕版「珍藏香港歷史明信片(第一集)」系列中找到的,分別是一八七零年法國炮艦在港海遭颱風吹襲擱淺,以及一八九八年災難性颱風襲港,樹木被連根拔起的歷史照片,配合港幣五元的十號颶風信號郵票製成極限片。可惜,沙田中央郵政局職員蓋印用力過度,令特別印上文字因墨水太多而十分模糊,實在枉費了小鵬的一番心機。雖然有部分郵友認為,以颱風災後舊照片為題的明信片,與「數字颱風信號」郵票並不配襯,不符合極限片的原則,小鵬對於這些冷言冷語一於少理,只要自己喜歡便可以了,反正又不是參加極限片比賽。

小鵬擱筆之時,傳來好消息,因強烈熱帶風暴「瑪娃」移動路徑偏離香港,改發三號強風信號的機會大大減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