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7

我是一枝鉛筆

你知道我是誰嗎?讓我告訴你吧!我就是一枝鉛筆。

我今年一個月大,外表英俊,我的皮膚色彩繽紛,例如:藍色、紅色、靛色……還印有多啦A夢的紋身呢!我高高瘦瘦,身高二十厘米,體重五克左右,身體十分強壯。

我的主人――竣宇是一名四年級的小學生。我每天陪伴他上學,還會陪伴他做功課。今個學期,全靠我的幫助,他順利完成溫習及上學期的測驗,並獲得好成績,是主人的好幫手。

此外,我還能畫畫,我畫出小鳥、巴士、香蕉……

我的身體是用木造的,裏面是黑色的。

可惜,我陪伴主人做功課的時間愈長,衰老的速度愈快,生命也變得愈來愈短。

我跟兄弟姊妹和其他親戚住在一間布造的屋子裏,我們都是主人的「左右手」。

那麼,如果主人想畫一幅彩色的圖畫,怎麼辦呢?那就要找我的姨姨幫忙,她能畫出一幅五彩繽紛的圖畫,而我則不能,只能素描和寫字,希望主人不會介意。

如果我被用盡了,那又怎麼辦呢?那就要找我的弟弟幫忙。只要插入一枝鉛芯,就能寫字。

不過,無論我的樣子是怎樣的,主人都會愛我,作為一枝鉛筆,我怎能不自豪呢?

看,這篇文章不就是我為主人而寫的嗎?

再見,我已經自我介紹完畢,希望以後再有機會見面。我要回去筆袋休息了!

本文為小兒蕭竣宇於二零一六年就讀四年級時所作,文章獲校方頒發奬項予以嘉許。

倚杖聽江聲

最近學校有一位教授榮休,出席了同事為他辦的榮休派對。席間,教授既分享了自己的人生觀,並回顧自己求學和工作期間重要的人和事。教授求學時候已熱衷於社區服務,早年更從政,是香港第一代區議員。他提到近年中港矛盾不斷加劇,便引用了蘇軾《臨江仙》詞的上半闕,勸勉我們向蘇軾學習。

夜飲東坡醒復醉,
歸來仿佛三更。
家童鼻息已雷鳴。
敲門都不應,
倚杖聽江聲。

長恨此身非我有,
何時忘卻營營?
夜闌風靜垮紋平。
小舟從此逝,
江海寄餘生。

― 蘇軾《臨江仙》

這首詞的上半闕講蘇軾飲酒夜歸,回到家門拍門,家童因熟睡而沒有開門給他,但蘇軾沒有因此向家童大發雷霆,只是倚仗默默地聆聽江水發出的聲音。

「香港活化歷史建築Ⅱ」實寄掛號首日封漏銷事件紀實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香港郵政發行「香港活化歷史建築Ⅱ」特別郵票,與幾位友好Facebook集郵群組網友相約「跑局」,到最接近郵票上活化建築的郵政局,為掛號首日封和極限明信片蓋上原地郵戳。

本來計劃在當日請假一天,到訪包括九龍城、灣仔、摩利臣山、皇后大道、英皇道和郵政總局,享受集郵樂趣。可惜,因公事纏身,無法放假,但仍抓緊午飯時間,肩負起到大埔運頭塘(WTT)郵政局,為自己和郵友製作實寄掛號首日封和極限片的責任。

臺灣花蓮、臺東之旅後,收到從運頭塘郵政局寄出的掛號首日封,實在大嚇一驚!局方職員十分粗心大意,竟然漏銷封上小全張的$2.20郵票!事緣新郵票發行當天,到該局排隊繳費的人十分多,而局方又沒有因應新郵票的推出,而相應增加人手以應付需求。加上局方職員對集郵人士的心血,亦明顯沒有加倍妥善照顧郵品,當日寄出的四個掛號首日封,職員都是快快蓋上郵戳後,根本沒有機會讓我看一眼便投進郵袋。付出寶貴時間,花了心機製作的掛號首日封,封上有郵票漏銷,令首日封失去了應有的收藏價值,實在覺得心有不甘。

向集郵群組資深郵友請教,認為掛號函件經人手處理漏銷郵票絕對是局方職員的錯誤,建議小鵬先把首日封拿到WTT郵局,要求局方職員為$2.20郵票補銷日期為「25 4 17」的郵戳。距離郵票發行一周多後,於五月十五日把首日封拿到WTT郵政局,跟局長理論,要求補上日期為「25 4 17」的WTT郵局2號郵戳。貌甚怕事的局長,把事情推給四月二十五日當日負責蓋銷郵票的深綠色制服郵差職員處理。該位職員看起來頗資深的,他拒絕補銷郵票(無論郵戳日期是即日或四月二十五日當天),還以偏離事實的解釋來企圖蒙混過關。他的原話是這樣的:「小全張是一體性設計的,所以只需要在其任何位置蓋印,就等於蓋銷其全部郵票,小全張上的郵票毋須每一枚都蓋上郵戳。」聽到如此白痴和牽強,而且把小鵬當三歲孩童看待的解釋,直教我無名火起三千丈,反駁職員:「我集郵三十多年,你所講的絕對不符事實。假如當真如此,哪為何香港郵政發售蓋銷小全張首日封不隨便蓋上郵戳,而要蓋銷每一枚郵票呢?」聽到我的回應,職員理曲詞窮,臉上仍舊流露一絲幸災樂禍的笑容,繼續重複他那荒謬絕倫的「小全張一體化設計」理論,而沒有提出任何具建設性的補救方法。向來盡可能與人為善,不喜歡事事投訴的小鵬,亦只好即場向WTT局長及該位郵差職員表示,將會把投訴轉交分區經理處理。聽到我的話後,該位龜縮局長嘴角略帶毫無悔意的微笑,說:「反正都是問經理,其實我都可以幫你問,你可以留下首日封及聯絡電話號碼,待經理回覆後,便致電給你取回首日封。」此時,本已盛怒但仍極力壓抑情緒的我,便嚴辭拒絕龜縮局長的提議,並表示自行聯絡分區經理就可以。小鵬拒絕局長的提議,是因為擔心對方出古惑,甚或「假傳聖旨」,歪曲經理的話才轉告我。

從郵友處取得香港郵政經理(門市業務/新界東)黃超榮先生及助理經理(門市業務/新界東)陳志峰先生的電話號碼,便於同日下午分別致電給他們。黃陳兩經理未有接聽我的來電,便以書面方式向兩人發送投訴電郵。

香港郵政門市業務部經理黃先生、助理經理陳先生你們好!

本人為熱愛集郵人士,一直以來,十分支持香港郵政的工作,亦多次在顧客問卷調查中對局方給予肯定。

今次冒昧致函打擾兩位,實屬情非得已,望兩位可給予幫忙。

本人於今年四月二十五日,「活化香港歷史建築Ⅱ」特別郵票發行當日於大埔運頭塘(WTT)郵政局寄出一個貼有該套新郵票小全張之首日封。可惜,收到該首日封後,發現WTT郵局職員在蓋銷小全張上六枚郵票時,竟然漏銷了當中的$2.20郵票。這對於視該首日封為重要收藏品的我來說,實在難以接受。

茲因錯誤源於WTT郵局職員,本人及後親身到該局,向局長要求為$2.20郵票補銷四月二十五日之郵戳(請參閱附圖)。惟局長將事情推託給該局另一位職員處理,而該位職員拒絕補銷郵票,還以錯誤訊息卸責:「小全張是一體性設計的,所以只需要在其任何位置蓋印,而毋須每一枚郵票都需要蓋銷。」本人從三十多年集郵知識和常理判斷,如此說法都是極其不負責,而且是欺騙公眾。

現希望局方介入,本人希望局方作出以下安排:

– 要求WTT郵局職員重新為封上$2.20郵票以四月二十五日之郵戳蓋銷;
– 或退回小全張(HK$18.60)及首日封(HK$1.30)之款項給本人。

敬請回覆!

發出投訴電郵後約一小時左右,便收到陳經理的回覆,他在電話留言中表示,正在處理事件,更留下手提電話號碼,讓我查詢詳情。兩天後(五月十七日),陳經理再次致電給我,應該是回覆小鵬有關解決問題的方法,但小鵬因工作沒有接聽。再過兩天五月十九日的早上,小鵬收到WTT郵局林局長(非前面所述那位,林局長是之前WTT郵局的局長,較早前調到其他郵局工作)的來電,林局長請我把首日封帶到WTT郵局,再選擇退款或退票,但補銷首日封就恕難辦到。之後,小鵬致電給陳經理,他所講的跟林局長的大致相同,陳經理表示,因條例所限,郵戳日期不能倒後,首日封上的郵票亦不能補銷,因此小鵬只可以選擇退款,更換等值新郵票,或者重做一個掛號封。陳經理表示,星期一收到我的投訴電郵後,便馬上到WTT郵局了解事情,亦證實該局那位「歪理」郵差職員的郵務知識著實有很多錯誤的地方。小鵬亦藉此機會向陳經理表達意見,希望局方加強郵局職員的培訓,尤其是提升分局職員的郵務知識,還指出很多郵局職員忽視郵政工具如郵戳的保養。

衷心希望經過今次事件,香港郵政真的會加強新界東郵局職員的培訓和郵政業務的管理。

「戶外活動樂趣多」特別郵票極限片

Outdoor Fun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發行的特別郵票「戶外活動樂趣多」,如無意外會榮登全年最不受郵友歡迎香港郵票的寶座。早上到荃灣郵政局領取一早訂好的郵票,發現排隊輪候購買新郵票的顧客也有三五個,不算小鵬所目睹過銷情最差的一套。

最初計劃準備一些尖沙嘴鐘樓和元朗屏山聚星樓特寫的明信片,再配合「$2.90 ― 遊覽歷史古蹟」郵票製作極限片的,後來又打消念頭,所以早上到郵局沒有任何做片的準備。但今晨到郵局後,又突然心癢癢想做一兩張來收藏,便到鄰近南豐中心商場的文具店買了兩張香港風景明信片。原本是想找些尖沙嘴鐘樓大特寫的明信片,可惜最後只找到鐘樓連天星小輪碼頭日景、夜景特寫明信片各一張,是沒有更好選擇下的選擇。

抗日英雄——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文物展(四):「小鬼」救美國中尉

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的中國文化精英、盟軍和國際友人營救行動中,其中最膾炙人口的事跡之一,要數「小鬼」李石成功營救飛虎隊(美國援華志願軍)克爾(Donald W. Kerr)中尉。

自從香港淪陷後,啟德機場便成日軍的軍用機場。當時日軍飛機在啟德機場屢次起飛,對同盟軍構成很大威脅,因此盟軍決定轟炸啟德機場,藉此瓦解日軍的攻勢。一九四四年二月十一日,飛虎隊克爾中尉帶領二十架戰鬥機,執行轟炸啟德機場的任務。不過,當他們一行戰鬥機差不多飛臨香港上空時,卻立即被日軍發現,於是在香港上空展開了一場空中肉搏戰。

克爾中尉所駕駛的戰鬥機雖然一口氣擊落了三架日軍戰機,但是他的坐駕戰機亦不幸被日軍擊中,油箱起火,飛機下墜,負傷的克爾中尉被迫跳傘,當時他發現降落的地點,竟然是啟德機場附近山頭!眼看自己即將墜入日軍的手中之際,突然一陣怪風吹來,把他連人帶傘吹向機場北面的山崗。克爾中尉的降落傘徐徐落下,眼看日軍多支小隊乘坐車輛,近數百人逐步向他逼近和包圍,情勢非常危急。在這千鈞一髮之際,東江縱隊港九大隊的一名「小鬼」李石,憑藉他對周圍地形的熟悉,把已降落地面的克爾中尉拉進茂密的叢林,輾轉送抵游擊隊設於西貢企嶺下的據點,坐船渡大鵬灣經水路進入廣東惠陽的游擊隊據點,最後克爾中尉逃出險境返回重慶。徐月清女士說:「當時就算槍法如神的劉黑仔在場,作用也不及一個熟悉地形的『小鬼』。」

除此之外,港九大隊還積極參與盟軍和國際友人的營救行動,並多次深入集中營內,先後救出逾百位盟軍和國際友人。港九大隊還積極配合英軍服務團,提供各種情報及資料,並互相支援。

溫故知新

跟就讀小四的竣宇溫習,正在學習中文成語,其中一個是形容手足相殘的「煮豆燃萁」。學校同時要求學生需要背誦千古傳頌的《七步詩》,把詩的背景出處和歷史告訴竣宇後,乘興上網搜尋多些相關資料充實自己。

《七步詩》是三國時代魏國才子曹植(曹操第四子)所作,竣宇課本內所採用的版本是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文學》文中的版本,有別於較流行的《三國演義》四句版本:

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也有作「漉豉以為汁」】
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
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文帝嘗令東阿王七步中作詩,不成者行大法。應聲便為詩:「煮豆持作羹,漉菽以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帝深有慚色。

-南朝宋.劉義慶《世說新語.文學》

漉(粵音:碌)菽(粵音:淑):過濾豆渣
萁(粵音:奇):豆莖

《七步詩》的意義和背景已經非常了解,原來古時的「步」即是今天的左右腳合共兩步,單一步在當時稱為「跬」(粵音:kwai2)。跬指一舉足的距離,走路時一腳向前踏下稱為「跬」,另一腳再向前踏稱為「步」。

跬,一舉足也;倍跬謂之步。

-《小爾雅.廣度》

沒想到跟小兒溫習也有得著,溫故知新,通過複習學過的知識,獲得了新的知識、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