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17

「中國世界遺產系列第六號︰開平碉樓與村落」郵票小型張

kaiping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香港郵政發行「中國世界遺產系列第六號︰開平碉樓與村落」郵票小型張,這是同一個系列小型張的第六張。趁上午放假半天,先後到訪了荃灣和沙田中央兩間集郵局製作實寄封和極限片。

在兩間集郵局總共逗留了約兩小時,其間只有顧客兩、三個購買新郵票,這是小鵬自二零一三年重拾集郵嗜好以來,新郵票發行日在郵局所看到銷情最冷淡的一套,甚至比過去幾年的「票房毒藥」——二零一三年「創新與科技」和二零一五年「世界郵政日」都有過之而無不及。中港澳郵市不振,炒家也絕跡,對於真正集郵愛好者可能反而是好事。
kaiping-diaolou-maxi-003kaiping-diaolou-maxi-004
kaiping-diaolou-maxi-002kaiping-diaolou-maxi-001
時間所限,今次只做了一個實寄封和十六張極限片。十六張明信片之中共有四個不同款式,其中一款是自製片,用自己在二零一三年到訪開平碉樓時所拍攝的雲幻樓照片製作而成,至於另外三款則是從淘寶網購得。基於成本問題,只挑選了其中六張明信片,貼上面值港幣十元的新郵票,並蓋上特別郵戳製成極限片;其餘只好退而求其次,貼上$1.70岩石通用票,並以特別郵戳蓋銷,用來送贈友好網友和透過Postcrossing與外國片友交換。
20170216_130544
不久前,香港郵政宣布由今年四月一日起停止提供「記錄派遞」(Recorded Delivery)服務,因此便趕在服務終止前,趁新郵票發行,寄出了生平首個以這種服務寄出的實寄首日封。新郵票發行前一天,集郵群組網友跟小鵬提及此服務,孤陋寡聞的我竟然從未聽聞。原來對「記錄派遞」服務不了解的不只小鵬一人,話說在新郵票發行當天,在荃灣郵政局先後向兩位職員查詢服務詳情,兩位職員居然也不甚了解,其中一位職員竟然跟小鵬說,「記錄派遞」只供政府部門使用,一般用戶不能使用,就連投寄證明書和收件回條都不願意給我。此時,局長剛好經過,小鵬便直接詢問他,他才澄清有關服務任何人都可以使用,職員才肯把黃色的投寄證明書和收件回條交給我。
20170216_22054120170216_220519
翻查資料,知道以「記錄派遞」服務投寄的郵件與掛號服務不同之處,在於記錄派遞郵件不像掛號郵件般,每個處理過程都存有紀錄可供投寄者追查,目的是讓顧客選擇以較經濟的方式投寄重要文件。記錄派遞服務需繳付港幣十四元記錄派遞費用,另加上所需郵費,而且只適用於由本地寄件人寄予香港收件人的郵件,跟一般掛號郵件的投寄方式相若,投寄者需要填寫一份黃色的投寄證明書(編號Pos 65),並在信件貼上合併標貼及收件回條(編號Pos 89)。這個首日封終於在二月二十五日成功收回。
20170216_220420
此外,小鵬還拜託友好網友幫忙,以存局候領方式寄出兩個掛號實寄首日封到最接近小型張上雲幻樓的郵政局,地址是:廣東江門開平市塘口圩的開平市塘口郵政支局,希望首日封能最終退回自己手上。
kaiping-fdc-001kaiping-fdc-002

木秀於林 風必摧之

閑來無事,讀報掌握國際時事發展。最近讀《東方日報》評論文章題為〈木秀於林 風必摧之〉,於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在該報刊出。

文中引用了「木秀於林,風必摧之」來批評那些認為中美實力和影響力將會逆轉,過份樂觀的議論者。翻查網上資料,覺得相當有意思,原來這兩句出自三國時代魏國人李康所著的〈運命論〉一文,文章收錄於《昭明文選》卷五十三。文章篇幅太長,未能盡錄,有興趣拜讀全文的朋友,可到訪「維基文章」網站。原句是這樣的: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堆出於岸,流必湍之;行高於人,眾必非之。

意思是說,一棵樹高於整個樹林,大風必定會先吹倒它;多出岸邊的土堆,激流必定會把它先沖走。一個人的品行高於眾人,別人必定會對他產生非議。這段話告誡我們不要過分地在眾人面前出風頭,風頭出多了,必將遭到外部勢力的首先發難。

寧為宇宙閑吟客   怕作乾坤竊祿人

另文提及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東方日報》題為〈寧為宇宙閒吟客 怕作乾坤竊祿人〉的文章,當中有不少可堪咀嚼的名言。

文章評論兩位特首候選人洋相百出,援引唐代詩人杜荀鶴的七律詩《自敘》中「寧為宇宙閑吟客,怕作乾坤竊祿人。」兩句指出,古代君子尚且明白寧願做一個吟詩作文的閒人,也不做一個竊取俸祿的庸俗官吏,寄語當今從政者如果有這種覺悟,相信香港會少一些笑話多一些幽默,少一些虛偽多一些真誠,少一些爭議多一些和諧。

酒甕琴書伴病身,熟諳時事樂於貧。
寧為宇宙閑吟客,怕作乾坤竊祿人。
詩旨未能亡救物,世情奈值不容真。
平生肺腑無言處,白髮吾唐一逸人。

《自敘》——杜荀鶴

題解:酒甕:盛酒的罈子。熟諳:熟悉。祿:官位,又指古代給予官員的俸給。物:泛指萬物,包括人、社會。世情:世態人情。奈:無奈,怎奈。值:遇到,碰上。吾唐:「我大唐」,因為作者身處唐朝。逸人:遁世隱居的人。

酒甕琴書伴隨衰病之身,熟知世道人情當今世道和政情,我反而樂於孤寂守貧。寧願在天地間作一個吟詩作文的閒人,也決不投身官場,當個竊取俸祿的庸俗官吏。吟詩作賦不忘救人濟世,但無可奈何,碰上當今世道黑暗,人情險惡,容不下一點正直本真。平生肺腑之言無處訴說,如今老矣,蒼顏白髮,只能遁身世處,做個閑散逸民。

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讀《東方日報》,有由龍七公撰寫題為〈寧為宇宙閒吟客 怕作乾坤竊祿人〉的文章,內容評論兩位特首候選人,其中有「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一句。

「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一句出自《孟子‧盡心下》,原句是:

賢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今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意思是「賢人先使自己明白,然後才去使別人明白;但今天的人則是自己都沒有搞清楚,卻想去使別人明白。」,即是指外行人胡亂指揮內行人,或者指自己不懂卻想要使別人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