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6

「香港聖約翰救傷隊百周年」特別郵票

St. John-006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香港郵政發行「香港聖約翰救傷隊百周年」特別郵票,想好好享受集郵樂趣,故此請假一天,到郵局製作實寄首日封和極限片。

「香港聖約翰救傷隊百周年」特別郵票被不少郵友譏諷為年度「三寶」之一;「寶」者非受追捧也,實際是最不受歡迎的意思。「三寶」另外兩「寶」,就是二月二十二日發行的「香港女童軍百周年」和三月三十一日發行的「香港公共建築」特別郵票。就觀察所見,兩者銷情都是相當一般的。一如所料,早上十時左右抵達石籬郵政局,看不到局內有任何人龍,多款郵品包括一向數量較少,包括向來受集郵人士/炒家追捧的珍貴郵票小冊子也乏人問津。

St. John-01St. John-02

聖約翰救傷隊這個題材著實冷門,尋找相關相片供自製明信片之用,一點都不容易。最後只能在香港消防處網站,找到兩張聖約翰救傷隊救護車的特寫照片,用來配合$1.70——救護車服務那一枚郵票製作極限片。兩款極限片一共只做了六張,其中兩張送贈友好的郵友。

極限片之外,小鵬今次還做了個實驗,把兩個實寄掛號首日封分別寄到澳洲和英國的郵政局,希望藉目的地郵局所提供的「存局候領」(法文:Poste Restante)服務,令首日封因逾期沒有收件人領取,而退回到封上寄件人地址。部分國家/地區的郵政局(如臺灣)會為來自海外的信件蓋上該局的日期郵戳,這是相當好的記認,因為可以證明有關郵件曾到過某個地方/國家。希望兩個首日封能最終完好無缺地回到我的手上。

St. John Cover-003St. John Cover-002

備註:
寄件人寄出存局候領郵件,須於封面寫上收件人姓名(甚至電話號碼)、目的地郵局名稱及書寫「存局候領」(法文:Poste Restante)字樣。有關服務本來是為收件人因故無確定之居所可供郵遞,而寄件人得將郵件寄存於郵局設立之存局候領處,由收件人到局憑身分證明文件領取。

破損的郵包

IMG_0836 (1)

本地某中文報章經常針對香港郵政,無論事無大小均大書特書,炮轟一番。

最近分別從荃灣郵政局取回兩份網友寄給我的郵包,兩份都是盛載著網友送贈的書本。兩份郵包的公文袋在郵遞過程中破損,中央郵件中心(CMC)的職員卻十分細心,不僅為公文袋破損的地方貼上膠紙,並在公文袋面貼上一張致歉標貼,寫著:「此郵件在機器/人手處理過程中受損,謹此致歉」。然後,郵包外面再加上一層保護軟膠膜,更用了「香港郵政封」字樣的膠紙包好,最後放進一個香港郵政綠色膠袋。雖然覺得包裝未必太誇張,但對於香港郵政職員們悉心處理郵件的精神,在此不禁要感謝他們的敬業樂業。

IMG_1026IMG_0843

小鵬加入Postcrossing.com社群已有幾年,在與其他國家參與者交換明信片時,多多少少了解到其他國家/地區郵政服務的優劣和效率。比較之下,我從來都覺得,香港的郵政服務真的達到國際一流水平,無論職員廉潔程度、可靠性、效率,以至職員的服務態度都十分優秀。

IMG_0840IMG_1024 IMG_1027

近幾年,在傳媒和社交網絡平台耳聞目睹,許多香港人充滿怨氣和負能量,對政府和公共服務時刻表達不滿的聲音。從小鵬的遭遇不禁俯心自問,有時候是不是我們對別人的要求過份嚴苛呢?對人對事,嘗試多一點寛容,相信會令社會更加和諧。

值得一提,小鵬都使用了「香港公共建築」小全張來郵寄兩份郵包,沒想到其中一份郵包上的小全張,更獲得十分清晰的CMC表帶郵戳。

「香港公共建築」特別郵票極限片

Stamp sheet
適逢復活節和清明節長假期,又遇上香港郵政於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星期四)發行本年度第四套特別/紀念郵票——「香港公共建築」,便放假一天休息一下,並到郵局享受集郵樂趣。

今次發行的特別郵票題材「港味」很濃,顯然並非內地炒家那杯茶,一早已預計排隊輪候購買新郵票的顧客不會太多,再加上去年底預訂二零一六年全年香港郵票時,自己已訂購了足夠使用的數量。因此,三月三十日新郵票發行當天早上,沒有特別提早起床趕到附近的石籬郵政局。早上十時多抵達鄰近的石籬郵政局,領取早前訂購的新郵票。因為今次要製作的極限明信片和郵寄的信件數量較多,思前想後,唯恐新郵票的數量不夠用,還是即場排隊多買一些版票,但沒想到竟然撲了個空。早上十時左右,面值港幣二元二角的維多利亞公園游泳池郵票居然已經售罄。跟郵局職員攀談下得知,原來石籬郵政局每個面值的新郵票只獲分派四版版票,即總數僅一百枚郵票,而港幣壹圓七角的香港海防博物館郵票亦只獲分配約十版左右,只有二百枚郵票左右。從這一點可以再次說明,新郵票的叫座力低,未能吸引炒家大舉入市,連香港郵政也看淡銷情,調低了發行量。

1.7 - Coastal Defence-0011.7 - Coastal Defence-006
1.7 - Coastal Defence-0021.7 - Coastal Defence-004
1.7 - Coastal Defence-0031.7 - Coastal Defence-005
香港海防博物館「海防風雲六百年」明信片

下午移師荃灣郵政局,製作極限片,今次準備了多款自製和自然明信片。此外,為求收集信銷票,特地預留了一大堆信件,留待新郵票發行當天,貼上新郵票寄出。「香港公共建築」特別郵票挑選了六個曾獲奬的本地公共建築項目,通過郵票介紹其設計特色。六枚郵票分別是:$1.70 ─ 香港海防博物館、$2.20 ─ 維多利亞公園游泳池、$2.90 ─ 西貢海濱公園、$3.10 ─ 屏山天水圍文化康樂大樓、$3.70 ─ 香港濕地公園和$5 ─ 機電工程署總部大樓。在局內站立了三個多小時,總共做了超過六十張自製/自然極限片。自製明信片所採用的照片,既有自己拍攝的,或從政府和建築業界組織網頁下載的,也有些是從互聯網找到的。至於自然片方面,則分別由香港海防博物館和咔嚓香港(Capture Hong Kong)印製的。極限片上的「香港公共建築」郵票,全部以發行首日特別郵戳蓋銷。一套六張的香港海防博物館「海防風雲六百年」明信片,因為表面有光面膠塗層,故此需要在貼郵和蓋郵戳的位置以沙擦擦走膠面,務求令郵票貼得更穩固,令郵戳的油墨不會褪色。

1.7 - Coastal Defence-052.2 - Victoria-01
2.9 - Sai Kung-013.1 - Ping Shan-01
3.7 - Wetland Park-0033.7 - Wetland Park-004
5 - Services Dept-01
Capture Hong Kong推出的明信片。

忙碌了一個大半天,完成了極限片的製作後,距離郵局的關門時間,就只剩下十五分鐘左右。本來也想做些實寄掛號首日封,思前想後,為免在倉促情況下影響質素,就惟有就此作罷,留待四月十四日「香港聖約翰救傷隊百周年」特別郵票發行當天再做好了!

1.7 - Coastal Defence-01
Photo: SiuPang

2.2 - Victoria-0012.2 - Victoria-002
Photo: LCSD(左)

2.9 - Sai Kung-0012.9 - Sai Kung-002

3.1 - Ping Shan-02

3.7 - Wetland Park-0013.7 - Wetland Park-03
3.7 - Wetland Park-002

5 - Services Dept-0015 - Services Dept-002
Photo: HKGBC(左)

告別二零一五年

尚有不足一小時,便告別二零一五年。

二零一五年是平淡的一年,工作和生活一切都來得十分平靜。

年輕時,大除夕夜總愛跟三五友好,走到湧擠的街頭狂歡慶祝一番,彷彿沒有這樣做的話,便是虛渡人生。年紀漸長,明白到和家人一起渡過的除夕夜,就是最溫暖最溫馨的!那管是最平凡不過的,跟家人留在家中看電視劇,或者到樓下小館吃一頓平常的便飯。

最後,引《小窗幽記》中一副對聯共勉之:

寵辱不驚,閒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捲雲舒。

祝各位二零一六年新年快樂!

注:文章寫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深夜十一時零六分家中。

寵辱不驚,閒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天外雲捲雲舒。

—— 明•陳繼儒《小窗幽記》

賞析:
富貴榮華如花開花落般平常,不要被外來的毀譽、榮辱改變了心性。職位的去留、升遷就像浮雲般有聚有散,不必執著留戀。

認清自己所走的路,得之不喜,失之不憂,不要過分在意名利,不要過分看重成敗,不要過分在乎別人對你的看法。只要自己努力過,只要自己曾經奮鬥過,外界的評說,又算得了什麼呢?

人在這個浩翰的宇宙中,邈小如滄海一栗,短暫如過眼雲煙。淡泊名利,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在這個紛擾的世界裏,用一顆平常的心,去看待周遭的一切,也是一種境界。

告別亞洲電視!

ATV
亞洲電視於二零一六年四月一日深夜十一時五十九分正式停播,為五十九年廣播歷史劃上句號。

亞洲電視台停播前夕,一眾Facebook好友紛紛貼文,緬懷亞視昔日的輝煌,亦慨嘆電視台由盛轉衰,終落得在免費電視大氣電波消失的下場。亞視走進歷史前,正在重播亞姐特輯《Miss Asia 25th瑰麗巡迴》法國站電視節目,直至晚上十一時五十九分,電視畫面在毫無預告下,迅即變成藍色一片。

ATV02 ATV03

面對此情此景,自己也有點感觸,想起了周杰倫《煙花易冷》中歌詞的一句:「煙花易冷,人事易分」;絢爛的煙花在空中綻放後,瞬間冷卻消逝,而人與事,即便是繁華過世紀的洛陽城,也有落寞傾圮的時候。

在亞視告別大氣電波之際,小鵬用軟件擷取了部分電視畫面留念。

亞視最後夜間新聞片段:
Snap10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0mgnulvc5I

「黃臺之瓜,何堪再摘」

本文摘自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七日的《明報》,原文標題為〈【細味「誠」語】「黃臺之瓜,何堪再摘」之典故〉

長和系主席李嘉誠今日引用唐代章懷太子李賢的詩句,指香港好像「黃臺之瓜」,港人「何堪再摘」,認為香港人無論對政治有任何看法,都要從香港利益出發,不要再做傷害香港利益的事。

事實上,「黃臺之瓜,何堪再摘」是受政治逼害的李賢,在臨死前對當權者武則天作出的絕命詩。

李賢其實是武則天與唐高宗的兒子,但唐高宗死後,武則天為實現稱帝的夢想,一嚐登上權力頂峰的滋味,多番逼害自己的兒子。在李賢之前,已害死了李賢的哥哥李弘,而李賢最後亦未能倖免,被武則天逼令自殺。

李賢在死前寫下著名的《黃臺瓜辭》,全詩為:

種瓜黃臺下,瓜熟子離離。
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
三摘尚自可,摘絕抱蔓歸。

此詩的意思,是以黃臺之瓜比喻唐代的宗室,實在不堪受到一次又一次的採摘。李賢藉此勸告母親武則天,不要再對自己的子女趕盡殺絕。

這既非唐代盛行的絕句或律詩,而是採用古詩的體裁,卻廣為後世所知,後人更把此詩與三國時曹植的《七步詩》相提並論,同樣是勸告當權者不要再逼害自己的家人。

李嘉誠談及香港前景時,用到這一句,卻沒有詳細解釋摘瓜者為何人,留下了無盡的想像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