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英雄——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文物展(二):保衛中國同盟成員逃亡記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軍全面進攻香港。港府於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宣布向日軍投降,香港亦開始三年零八個月的黑暗歲月。在香港淪陷前後,一支本土游擊隊——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投入抗日行動中,向日軍繼續進行游擊戰。正當日軍向香港發動攻勢時,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東江縱隊前身)第三和第五大隊於新界 九龍向日軍進行游擊戰,並發動青年組織自衛隊保衛家園。港九獨立大隊重要任務之一就是秘密營救滯留香港,被日軍搜捕的文化界精英,當中包括何香凝(國民黨元老廖仲愷之妻)、廖承志(廖仲愷和何香凝之子)、柳亞子、鄒韜奮、茅盾、司徒慧敏、鄧文釗等八百多人;所涉及的營救路線約分為十二條,最後各人都脫險離 港,部隊完成了這項艱巨的秘密任務。此外,他們亦在戰事中營救遇襲的盟軍,包括美國飛行員克爾中尉,以及為英軍服務團提供情報資料,互相支援。

~20131015_124726

一九三八年十月十三日《大公報》有關日軍登陸大亞灣的報道。

20131013_153619

自從日本於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發動盧溝橋事變,爆發全面侵華戰爭,中國多個沿海城市相繼淪陷。在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四一年期間,英國政府在中國抗日戰爭中作為中立國,刻意地維持香港的中立地位。香港在英國政府管治下,戰火還未蔓延到此,因此也成為援華物資進入中國內地的重要自由港,多位中國演藝及文化界精英也雲集香港宣傳抗戰,並為抗戰籌募經費。其中最著名的當數一九三八年六月十四日由孫中山遺孀宋慶齡在香港成立的保衛中國同盟(保盟),向海外華僑和各國知名人士積極宣傳抗日,並爭取海內外對中國抗戰的同情和支持。保盟中央委員會主席由宋慶齡擔任,另外六位主要委員包括:中國籍波蘭裔猶太人、記者和作家愛潑斯坦(Israel Epstein)、香港商人及《華商報》創辦人鄧文釗、國民黨元老廖仲愷之長女廖夢醒、香港政府醫務總監司徒永覺夫人克拉克(Hilda Selwyn-Clarke)、香港大學歷史系教授傅朗思(Norman H. France)和國民黨元老廖仲愷之子廖承志。

~20131013_153755

保盟在港成立時七位主要委員的合照。

~20131013_153914

愛國商人廖安祥

最難能可貴的是在博物館內巧遇西貢歷史及客家文化研究者徐月清女士,聽她講述東江縱隊英雄當年冒生命危險成功營救多位文化界精英、盟軍軍官和士兵的事跡。徐女士曾編寫多本關於抗日營救的書刊,其中包括一九九三年出版的《活躍在香江:港九大隊西貢地區抗日實錄》。徐女士指出,香港當時雲集了全國文化界的精英,他們都是中華民族的瑰寶,並強調:「抗戰期間,香港上至富商下至街邊擦鞋仔,都全情投入支持抗戰,在全中國都很難找到另一個像香港的地方。」她首先指著展板上在營救行動中記首功的愛國商人廖安祥說:「他的公司因戰事而結束,便把金錢交給中共八路軍駐港辦事處黨支部書記連貫,用來購買兩艘機動帆船,就是這兩艘船救出不少重要人士。」

~20131013_160425

文化界精英包括何香凝、廖承志、柳亞子、鄒韜奮、茅盾、鄧文釗等。

~20131013_160517

然後,她指著保盟於一九三八年在港成立時七位主要委員的合照說:「其實無論重慶或延安,早在日軍進攻香港前夕,已料到香港遲早淪陷敵手,因此共產黨早已組織游擊隊伍,部署拯救文化界精英的行動。就以宋慶齡為例,重慶國民政府所派出的專機於日軍轟炸啟德機場前六個小時才飛離香港,把宋慶齡接走。起初她堅持留在香港繼續保盟的工作,但鑑於其『國母』的特殊身分,恐怕一旦落入日本人手中後果不堪設想,才答應乘坐專機離開。」徐女士續指著合照中位在右二位置的香港大學歷史系傅朗思教授(Norman H. France)說:「很可惜,他在香港保護戰中犠牲了。」在日軍進犯香港時,傅教授在香港義勇軍中擔任炮手,可惜於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十九日陣亡。接著,她又指著合照中左一位置的愛潑斯坦(Israel Epstein)說:「他為了逃避日軍的追捕,躱進木屋區和貧民窟,但結果還是被抓進深水埗集中營(即當年的深水埗軍營),但後來他成功越獄,在東江縱隊的協助下經西線逃亡路線,由九龍市區沿青山道經荃灣,翻越大帽山到達元朗,渡過深圳河進入寶安區游擊隊據點。事實上,愛潑斯坦在一九四一年香港淪陷後,刻意製造自己犠牲的假新聞,以欺騙試圖逮捕他的日軍,這則假新聞甚至被以短消息形式印刷到了《紐約時報》上,但最後還是被關進深水埗集中營。一九四二年三月十八日,他在後來成為其妻子的邱茉莉(Elsie Fairfax-Cholmeley)的幫助下成功越獄。

~20131013_154517

營救路線圖

~20131013_153939

她亦指出,廖仲愷遺孀何香凝是從九龍牛池灣上船,本來想經水路,先抵達尚未被日軍控制的長洲,再轉到澳門返回內地游擊隊控制區。不過,由於香港淪陷後,日軍把維多利亞港上所有船隻的引擎拆走,離港船隻就只能以漂流的方式離開維港,豈料一連數天一點風也沒有,結果何香凝一行人呆在船上數天,直至漂流到將軍澳對出海面,才被東江縱隊的巡邏小艇發現,並把她們順利經水路救走。徐女士說,何香凝一行人乘坐的小艇,在維港飄流了數天,這樣大的目標居然沒有被日軍發現,彷彿是上天冥冥中有主宰,要讓這些好人成功脫險。

Image

Posted on November 6, 2013, in Uncategorized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