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3

屋邨生活記趣(八)——童年集郵點滴(中)

小學四年級開始集郵,至今已近三十載。起步之初,順理成章也以收集香港郵票為主。故此,小鵬對八十年代初至九十年初發行的香港郵票也特別有感情,因為每套郵票都是自己親身到梨木樹郵政局辛辛苦苦排隊買回來的。這些郵票現在的價值都不高,隨著九七年香港回歸中國後,甚至連票面價也丟掉了,但它們都是兒時集郵樂趣的印記。

香港郵政署在八十年代每年一般只發行四至五套特別郵票,每次發行新郵票沒有鋪張的宣傳和傳媒報道,主要靠郵票愛好者多逛郵局,看看郵局內的告示板有沒有張貼新郵票發行的宣傳海報,以及留意櫃臺前有沒有掛出那塊白底黑字「首日封現正發售」的紙牌。

以往香港發行的特別郵票承襲英國皇家郵政署的傳統,形狀全是橫向或豎向長方形,而且大部分都是一套四枚郵票,面額最低的是港幣四角和最高的港幣伍圓。全版郵票共有五十枚,四條邊和正中都有版銘,標示郵票的色譜、承印商名稱、版票編號等資料。小時候,常常抱怨郵政署保守和沒有創新精神,郵票形狀都是千遍一律的方形,不像其他國家的郵票般多姿多采,發行如六角形、圓形或三角形等形狀奇特的郵票。後來人大了,想深一層,其實此舉是要顧及郵票用於信件郵遞的實用性,畢竟六角形、三角形的郵票對集郵愛好者固然新奇,但對郵局職員卻是工作上的負擔。

第一套自掏腰包購買的香港郵票,便是一九八四年九月六日發行的「中國花燈」(Chinese Lanterns),媽媽因為知道我喜歡集郵,在大清早買菜時,特地走到郵局排隊買了一套散票回來給我的。那時的我集郵資歷還很淺,甚至連郵戳蓋銷首日封也不懂。兩周前逛旺角好旺角中心,在三樓其中一間小店找到一個「中國花燈」郵戳蓋銷首日封,而且還是GPO-1總局郵戳的,品相不錯,售價也只是港幣二十元,便買下來重新收藏。

~DSC_2340 ~DSC_2342

第一次親身到郵局排隊購買的特別郵票,就是同年十一月二十一日發行的「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百周年紀念」(Royal Hong Kong Jockey Club Centenary)郵票。這套郵票一套四枚,最低面額是港幣四角,而最高面額是五元,價值港幣七元七角。以當年每天零用錢不過五角、壹圓,一套新郵票的價錢絕不是小數目,結果為了籌集購買新郵票的錢,我儲了兩個星期的零用錢,才夠買一千零一套散票!不過,這次我進步了,知道何謂郵戳蓋銷首日封,在郵票發行前還買了一個空白的首日封,而這個首日封亦收藏至今。同樣地,當時礙於資歷所限,不知道甚麼是小全張,數年後才知悉郵票發行當天,還同步發行了香港有史以來第四張小全張。前陣子,逛好旺角中心時心血來潮,以港幣三十五元補購了這張小全張,還以港幣二十元買了郵戳蓋銷首日封,跟「中國花燈」那個一樣,也是GPO-1總局郵戳的。

~DSC_2291 ~DSC_2292

一九八五年三月十四日發行的「香港歷史建築物」(Historical Buildings of Hong Kong)就只有散票,沒有郵戳蓋銷首日封,前排也一併以港幣十五元補購,藉此填補兒時的遺憾。

~DSC_2358 ~DSC_2359

一九八五年六月十五日發行的「端午節」(Dragon Boat Festival)特別郵票是我收藏的首套郵戳蓋銷首日封。這套特別郵票的設計在那個時代極具突破性,一套四枚郵票面額低至高(四角、壹圓、壹圓三角及伍圓)由左至右組成一條龍舟。媽媽再在大清早買菜時,特地走到梨木樹郵局排隊買了一套郵票,並跟隨郵局內其他郵迷般,把郵票貼在首日封上蓋上郵戳。當她把郵戳蓋銷首日封帶回家遞給我時那份驚喜至今歷歷在目。這套郵票其實同步也發行小全張,小鵬亦是數年才知道。小全張設計不錯,很值得收藏,不久前在好旺角中心補購了一張,但售價卻不便宜,要港幣五十元!

記憶所及,梨木樹郵政局最多人排隊輪候購買的郵票,是一九八八年八月四日發行的「山頂纜車百年紀念」(Centenary of the Peak Tramway),那次郵政署還破天荒提供特別郵戳。由於輪候人數太多,郵局還史無前例把服務時間延長至黃昏七時!小鵬對公共交通工具類的題材向來情有獨鍾,這次同時購買了散票和小全張。

一九八五年九月二十五日發行的「香港花卉」(Flowers of Hong Kong)是繼一九四一年二月二十六日發行的「英國統治百週年」(Centenary of British Occupation)後,首次一套六枚的特別郵票。今次更是首次推出一套六款原圖卡,只是直接複印郵票的圖案放大,小鵬也特別買了幾張來收藏。

論題材跟梨木樹最有關聯的郵票,當數一九八八年六月十六日發行的「香港林木」(Hong Kong Trees)。基於地名的關係,當年吸引了不少來自其他地方的集郵愛好者,專情到梨木樹邨為郵票蓋上梨木樹郵政局的郵戳!

據了解,一九八一年七月二十九日發行的「威爾斯親王大婚」(Wedding of H.R.H. the Prince of Wales)特別郵票在梨木樹郵政局門前排隊購買的人也是萬人空巷,但當時我還未開始集郵,所以沒有去趁熱鬧。

乙亥年「情兩牽」地鐵紀念套票

Image

明年二零一四年(農曆甲午年)剛好正月十五日元宵節和西曆二月十四日情人節在同一天,上一次中、西情人節相遇是乙亥年(一九九五年),已經是十九年前了。

上月中,偶然看到無線六點半新聞報道後一個類似《當年今日》式的歷史回顧節目,介紹香港地下鐵路公司於一九九五年二月十四日情人節(農曆乙亥年正月十五日元宵節)推出的「情兩牽」紀念套票(Be My Valentine Souvenir Ticket)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這套紀念車票一套兩張,圖案分別有一對中式和西式裝束的情侶繾綣月色下。中式那張有較多文字點綴:「不一樣的文化,一樣的花前月下」來比喻愛無分國籍,中、西方情人共慶元宵/情人節;另一句「喜得情人共元宵」形容有情人相伴渡元宵是人生一大樂事。

偷得浮生半日閑,閑來無事逛好旺角中心,與這套紀念票不期而遇,售價不過港幣十六元,就買了下來收藏。

香港郵票的「負資產」現象

停了好一段時間沒有購買及收藏香港郵政新發行的特別郵票,最近挑選一些有趣的題材重新收藏,重點主要是二零零二年至二零一二年期間發行的郵票。

周末到旺角好旺角中心閑逛,發現經過一九九七年前後一段瘋狂炒風,再加上香港政府停用一九九七年前發行的郵票之後,已令許多香港郵票出現了「負資產」的現象,即是售價遠比票面價低的現象。這對集郵社和炒家無疑是災難,但對以集郵為樂的我們,卻因為郵票售價更「平」易近人而得益。

其中,郵戳蓋銷首日封更已變得一文不值,售價遠比新票為低,情況令人嘖嘖稱奇。在好旺角中心隨處可見店舖把郵戳蓋銷首日封放進紙盒,擺放在店門口或舖前空曠位置,而且更索性標價港幣十元,甚至更低的港幣兩元、三元,讓有興趣的顧客自行挑選,省卻顧客進店查詢所帶來的麻煩。

詢問過幾位好旺角店舖老闆,為何郵戳蓋銷首日封的售價跌得如此低殘,他們的回應都很一致:「香港居所面積小,港人最怕霸佔地方的東西。首日封收藏起來佔用較多空間,再加上郵票已蓋上郵戳,無法用來寄信,連票面價值也失掉!」老闆的回應著實令集郵資歷近三十年的我感到託異,沒想到一九九七年熾烈炒風過後,集郵已變得如此現實!

在這幾次閑逛好旺角中心,買了些售價廉宜的郵戳蓋銷首日封,其售價全部低於票面價,部分九七年前後發行郵票的售價甚至稱得上賤價,比九十年代還要低。現列出部分近期購入的郵戳蓋銷首日封及其售價,讓大家了解一下:

1. 郊區建築(Rural Architecture)
發行日期:一九八零年五月十四日
售價:港幣十五元

~20130901_182737 ~20130901_190608

2. 第三屆遠東及太平洋區傷殘人士運動會(3rd Far East & South Pacific Games for the Disabled)
發行日期:一九八二年十月二十日
售價:港幣十元

~DSC_2249 ~DSC_2250

3. 香港市區傳統建築物(Hong Kong Urban Heritage)
發行日期: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日
售價:港幣兩元

st961120

圖片來源:香港郵票目錄(http://www.hkstmp.com/)

~20130901_190018

4. 香港藝術品珍藏(Hong Kong Art Collections)
發行日期: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四日
售價:港幣十元

~DSC_2261 ~DSC_2263

5. 中國香港-加拿大聯合發行珊瑚(Hong Kong, China – Canada Joint Issue: Corals)
發行日期:二零零二年五月十九日
售價:港幣十元

~DSC_2252 ~DSC_2255

6. 京九直通車(Beijing-Hong Kong Through Train)
發行日期:二零零二年六月九日
售價:港幣十元

~DSC_2269 ~DSC_2268

7. 香港岩石(Rock of Hong Kong)
發行日期: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五日
售價:港幣十元

~DSC_2235 ~DSC_2236

8. 傳統行業與民間工藝(Traditional Trades and Handicrafts)
發行日期: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三日
售價:港幣十元

~DSC_2275 ~DSC_2279

9. 香港電車百周年紀念(Centenary of Hong Kong Trams)
發行日期: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七日
售價:港幣十元

~20130901_190131 1422856007273771103

10. 心思心意II(Heartwarming II)
發行日期: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售價:港幣十元

~DSC_2256 ~DSC_2259

11. 香港法定古蹟(Declared Monuments in Hong Kong)
發行日期: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日
售價:港幣十二元

~20130901_190205 xg20070920-2

12. 心思心意(Heartwarming)
發行日期: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
售價:港幣十元

~DSC_2244 ~DSC_2246

13. 摺紙樂(Paper Folding Fun)
發行日期: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二日
售價:港幣十元

~DSC_2271 ~DSC_2273

抗日英雄——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文物展(三):連貫妻兒「逃難記」

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重要任務之一就是秘密營救滯留香港,被日軍搜捕的文化界精英。其中永留史冊的英雄人物就是中共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黨支部書記兼華僑工作委員連貫。

當廖承志接到「要想盡一切辦法搶救文化人和愛國民主人士」的指示後,便跟連貫等人商討營救的辦法,任務艱巨,時間緊迫,像千斤重擔壓在肩上。當時連貫的妻子韓雪明和幾名子女還在香港,他把年紀稍大的一對兒女(女兒環琅才十四歲)送去游擊隊,然後對妻子說:「現在有很重要的任務要我去完成,不能帶你們走,你和三個孩子到老隆來找我吧。」他留下一些金錢就匆匆離家了。

連夫人帶著八歲的兒子環雄、四歲的女兒環球和兩歲的兒子環圖,收拾細軟跟隨難民一起上路。那是一九四二年初的寒冬,沿途吃盡不少苦頭不在話下,最淒慘的是走到惠州時,給那些滅絕人性的強盜搶去所有的錢,連夫人帶著三個幼兒,舉目無親,身無分文,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她在下榻的小旅館發現鄒滔奮等一批知名的文化界人士,聽說有船去老隆,反正已走投無路,硬著頭皮對人說自己是連貫的妻子,懇求讓她們坐他們的船去老隆。這些先一批到達惠州的文化人,聽這婦人說是連貫的妻子,半信半疑,心想:「連貫冒出生入死之險把我們從虎口裡搶救出來,一站一站安排得妥妥當當,他的妻子竟然陷入這樣的困境,這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但是見到這年輕婦人拖著三個孩子也實在可憐,就算她是撒謊,也不忍心見死不救,於是決定帶他們一起去老隆。到達目的地,一切真相大白,眾人為之感動!由於天寒地凍,一路上風餐露宿,連貫兩歲的小兒子環圖,到梅縣後夭折。

徐月清女士指出,雖然共產黨在一九四九年建政後,施行過不少錯誤的政策,但其在抗戰期間所作出的貢獻,以及共產黨人中多位捨己為人的黨員,都是令人敬佩的。連貫就是當中表表者,他為了拯救文化界人士,連自己妻兒也顧不上,這種捨己為人的精神實在令人景仰。

Image

抗日英雄——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文物展(二):保衛中國同盟成員逃亡記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軍全面進攻香港。港府於十二月二十五日聖誕節宣布向日軍投降,香港亦開始三年零八個月的黑暗歲月。在香港淪陷前後,一支本土游擊隊——東江縱隊港九獨立大隊投入抗日行動中,向日軍繼續進行游擊戰。正當日軍向香港發動攻勢時,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東江縱隊前身)第三和第五大隊於新界 九龍向日軍進行游擊戰,並發動青年組織自衛隊保衛家園。港九獨立大隊重要任務之一就是秘密營救滯留香港,被日軍搜捕的文化界精英,當中包括何香凝(國民黨元老廖仲愷之妻)、廖承志(廖仲愷和何香凝之子)、柳亞子、鄒韜奮、茅盾、司徒慧敏、鄧文釗等八百多人;所涉及的營救路線約分為十二條,最後各人都脫險離 港,部隊完成了這項艱巨的秘密任務。此外,他們亦在戰事中營救遇襲的盟軍,包括美國飛行員克爾中尉,以及為英軍服務團提供情報資料,互相支援。

~20131015_124726

一九三八年十月十三日《大公報》有關日軍登陸大亞灣的報道。

20131013_153619

自從日本於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發動盧溝橋事變,爆發全面侵華戰爭,中國多個沿海城市相繼淪陷。在一九三七年至一九四一年期間,英國政府在中國抗日戰爭中作為中立國,刻意地維持香港的中立地位。香港在英國政府管治下,戰火還未蔓延到此,因此也成為援華物資進入中國內地的重要自由港,多位中國演藝及文化界精英也雲集香港宣傳抗戰,並為抗戰籌募經費。其中最著名的當數一九三八年六月十四日由孫中山遺孀宋慶齡在香港成立的保衛中國同盟(保盟),向海外華僑和各國知名人士積極宣傳抗日,並爭取海內外對中國抗戰的同情和支持。保盟中央委員會主席由宋慶齡擔任,另外六位主要委員包括:中國籍波蘭裔猶太人、記者和作家愛潑斯坦(Israel Epstein)、香港商人及《華商報》創辦人鄧文釗、國民黨元老廖仲愷之長女廖夢醒、香港政府醫務總監司徒永覺夫人克拉克(Hilda Selwyn-Clarke)、香港大學歷史系教授傅朗思(Norman H. France)和國民黨元老廖仲愷之子廖承志。

~20131013_153755

保盟在港成立時七位主要委員的合照。

~20131013_153914

愛國商人廖安祥

最難能可貴的是在博物館內巧遇西貢歷史及客家文化研究者徐月清女士,聽她講述東江縱隊英雄當年冒生命危險成功營救多位文化界精英、盟軍軍官和士兵的事跡。徐女士曾編寫多本關於抗日營救的書刊,其中包括一九九三年出版的《活躍在香江:港九大隊西貢地區抗日實錄》。徐女士指出,香港當時雲集了全國文化界的精英,他們都是中華民族的瑰寶,並強調:「抗戰期間,香港上至富商下至街邊擦鞋仔,都全情投入支持抗戰,在全中國都很難找到另一個像香港的地方。」她首先指著展板上在營救行動中記首功的愛國商人廖安祥說:「他的公司因戰事而結束,便把金錢交給中共八路軍駐港辦事處黨支部書記連貫,用來購買兩艘機動帆船,就是這兩艘船救出不少重要人士。」

~20131013_160425

文化界精英包括何香凝、廖承志、柳亞子、鄒韜奮、茅盾、鄧文釗等。

~20131013_160517

然後,她指著保盟於一九三八年在港成立時七位主要委員的合照說:「其實無論重慶或延安,早在日軍進攻香港前夕,已料到香港遲早淪陷敵手,因此共產黨早已組織游擊隊伍,部署拯救文化界精英的行動。就以宋慶齡為例,重慶國民政府所派出的專機於日軍轟炸啟德機場前六個小時才飛離香港,把宋慶齡接走。起初她堅持留在香港繼續保盟的工作,但鑑於其『國母』的特殊身分,恐怕一旦落入日本人手中後果不堪設想,才答應乘坐專機離開。」徐女士續指著合照中位在右二位置的香港大學歷史系傅朗思教授(Norman H. France)說:「很可惜,他在香港保護戰中犠牲了。」在日軍進犯香港時,傅教授在香港義勇軍中擔任炮手,可惜於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十九日陣亡。接著,她又指著合照中左一位置的愛潑斯坦(Israel Epstein)說:「他為了逃避日軍的追捕,躱進木屋區和貧民窟,但結果還是被抓進深水埗集中營(即當年的深水埗軍營),但後來他成功越獄,在東江縱隊的協助下經西線逃亡路線,由九龍市區沿青山道經荃灣,翻越大帽山到達元朗,渡過深圳河進入寶安區游擊隊據點。事實上,愛潑斯坦在一九四一年香港淪陷後,刻意製造自己犠牲的假新聞,以欺騙試圖逮捕他的日軍,這則假新聞甚至被以短消息形式印刷到了《紐約時報》上,但最後還是被關進深水埗集中營。一九四二年三月十八日,他在後來成為其妻子的邱茉莉(Elsie Fairfax-Cholmeley)的幫助下成功越獄。

~20131013_154517

營救路線圖

~20131013_153939

她亦指出,廖仲愷遺孀何香凝是從九龍牛池灣上船,本來想經水路,先抵達尚未被日軍控制的長洲,再轉到澳門返回內地游擊隊控制區。不過,由於香港淪陷後,日軍把維多利亞港上所有船隻的引擎拆走,離港船隻就只能以漂流的方式離開維港,豈料一連數天一點風也沒有,結果何香凝一行人呆在船上數天,直至漂流到將軍澳對出海面,才被東江縱隊的巡邏小艇發現,並把她們順利經水路救走。徐女士說,何香凝一行人乘坐的小艇,在維港飄流了數天,這樣大的目標居然沒有被日軍發現,彷彿是上天冥冥中有主宰,要讓這些好人成功脫險。

Image

屋邨生活記趣(八)——香港太空館「哈雷彗星」展覽

20131026_12281320131026_122905
偶然整理舊物,發現自己仍然收藏著一張「哈雷彗星」(The Return of Halley’s Comet)展覽簡介單張。該展覽由市政局香港太空館及香港業餘天文學會聯合主辦,介紹有關哈雷彗星的歷史、軌道和一九八六年那次回歸地球的情況,展期由一九八五年十月十二日起,但沒有注明結束日期。

一九八六年哈雷彗星回歸,在香港掀起過一陣天文熱,報紙專題報道、電視專輯和書籍連篇累牘,從歷史、太空科技作出介紹。其間,相關的流言和傳說更不脛而走,例如彗星回歸引發嚴重天災,以及彗星撞地球等。小時候就讀的梨木樹天主教小學也安排了六年級全級學生到訪香港太空館,參觀這次展覽,而這亦是我首次踏足太空館,所以心情十分興奮。學校還安排所有學生在天象廳觀賞一齣關於哈雷彗星的天象電影。坐在天象廳,仰望頭頂仿如太空星空的銀幕,那份激動的心情至今依然令人回味。

哈雷彗星每隔七十五年回歸,人一生中可能經歷兩次它的來訪,下一次回歸將在二零六一年,不知道那時候自己還是否在世,有幸再次見證它的回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