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3

癸巳年臺灣之行(七月六日至十日)之四:下錯車‧人情味

DSC_9973
臺北之行第三天遊平溪線。

其實早在六年前遊臺北時,本來已編好行程,遊九份和平溪沿線三個主要車站:菁桐、平溪和十分,體驗日治時期小鎮風情,然後黃昏時分再到基隆廟口夜市品嚐海鮮和其他美食。可惜,天氣不似預期,坐臺鐵抵達端芳車站後,打雷、刮大風和暴雨不斷,在極其艱苦的情況下完成九份之旅,興致已減了大半。在離開九份時,面對極其惡劣的天氣,惟有作出極不情願的決定,臨時取消平溪線的行情,直接跳上由九份開往基隆的巴士繼續行程。風雨無情,就算人在基隆,也沒有一刻歇止,在極度沮喪下,跳上了由基隆返回臺北的列車黯然離開。

回顧六年前不快的經歷,六年後,臺北終於放晴。七月八日大清早起床,吃過早餐便趕往臺北車站,購買了早上十時十五分莒光號654次列車的車票,列車是區間車,即是每站皆停的意思,並且不設劃位,有沒有座位就要踫運氣了。小鵬的目的地是瑞芳站,平溪線列車在這個車站上車。各位可在臺北車站售票處,直接跟售票員說到平溪線上那個車站,例如菁桐、平溪或十分,而不一定需要到瑞芳站才購買「平溪一日券」,也可在一天之內無限次上下平溪小火車。

經常說傳統中國文化自一九四九年已離開中國大陸,流落在臺灣和香港,單從火車的取名就看到這一點。莒光號的「莒光」也引經據典,來自毋忘在莒這個成語:

戰國時齊國被燕國連攻七十二城,僅剩即墨、莒二城為最後固守的城池。齊國以莒城為反攻基地,在五年的艱苦歲月後逆襲成功,收復了失地。 ──史記‧卷八十二‧田單傳

後來人們以毋忘在莒來比喻收復國土和不忘前事,已故中華民國總統蔣介石曾以毋忘在莒訓勉國人光復大陸河山。莒光就是指勤儉建軍、將毋忘在莒的精神發揚光大。

從臺北到瑞芳需時在一小時之內,下車後毋須出站,直接走到對面月台,車站上有一塊指示牌,說明平溪線列車候車的位置,並指示旅客列車車廂在月台上停靠的位置。由於平溪線列車車廂較少,一般只有四節,所以習慣稱之為「平溪線小火車」。平溪線終點站是菁桐站,每天進/出平溪線的列車分別十四班,每班列車之間相隔約一小時,班次並不頻密,行程也因此受到很大的限制。為了抓緊時間,就算車廂再擠也要擠上去,否則就要等一小時了!

20130708_111039 20130708_111058

小鵬出發前,由於皮膚敏感服了抗敏藥,結果在列車上打瞌睡。當列車駛入一個小站,車站月台欄杆上掛著一塊指示牌,寫着「十分瀑布請在十分站下車」。睡眼惺忪,藥物影響判斷力,再加上身旁有人大驚小怪問:「火車駛入車站喎,是不是這個站下車?」,小鵬就以為到了十分車站,慌忙間便下車。下車時,車廂內很多香港人投以懷疑的眼光(沒錯!遊平溪線十之八九都是香港人!),伴隨著我們三人下車的,只有一對情侶,這時睡眼惺忪的我已察覺到有點奇怪。

下車後,發現置身於一個十分細小的車站,不僅是單軌,連月台也只有單邊,走到站頭那車站名字牌子,一看「大華」二字令我吃了一驚,我們下錯車了!大華站是平溪線第三個車站,也是十分站前的一個小站,車站周圍只有三、五間房子,沒有甚麽特別景點,過去曾閱讀過的旅遊書,介紹由於主要景點十分瀑布位於十分和大華車站的中間,有人會選擇在大華站下車,然後走火車路軌步行至十分瀑布,需時約半小時左右。雖然我知道這是把握行程的方法之一,但由於沿火車路軌走,中途會經過一條火車隧道,隧道兩旁相當窄,當火車駛到時,未必容得下有人站在那兒避車。如果只有我和朋友同行,我是怎樣也不會在月台呆等一小時的,但由於家小在旁,行程須以他們的舒適和安全為先,結果三口子就在這個小站等候下一班列車!幸好在這小站遇到了一位來自嘉義的大叔,他是農民,種水果的。在小站等候列車期間,他首先打開話匣子,問我們從那兒來臺灣旅遊,當他知道我們來自香港,連忙詢問香港有沒有進口臺灣出產的水果,如香蕉、鳳梨(菠蘿)等。其間又大談如何挑選鳳梨和香蕉,還請我吃新鮮鳳梨和香蕉,我覺得不好意思,要求付錢給他,但他怎樣也不肯收下。本來下錯車呆坐車站月台一小時,等候下一班列車是何等的令人沮喪,但遇到這位友善和好客的大叔,也算是旅途中的另一珍貴體驗——人情味。

DSC_9988 DSC_9989

今年書展(續)

周末再逛書展,雖然有收穫,但出手也較謹慎,畢竟家中累積未讀的書本,已填滿幾個大櫃,加上早前赴臺旅遊,適逢當地書局大特價,書本大部分打六折、六六折,而最少的也有七九折,所以已掃入多本心頭好。

今年書展購入書本名單如下:

– 《大廣東4》

– 《中文急救(二集)——寫好中文,我有一套》

– 《Inside Apple》

– 《The Lord of the Rings Part 2 & 3》

– 《香港魚類自然百態》

誠如上一篇文章提到,今年臺灣書普遍只打七折,小鵬發現書商在匯率換算上動了手腳,港幣兌新臺幣理應是1:4.73/4.74,但書展現場攤檔居然是1:3!剛由臺灣返港的小鵬,很難接受如此「折扣」,因此今年一本臺灣書也沒有購入。

至於大陸簡體版書籍情況就更糟,書商帶到書展發售的書籍,跑到尚書房和儒林書店都能輕易找到,加上首兩天書籍更是以港幣1.4兌1人民幣的匯率出售,實在很難引起購買慾。周日重臨,匯率已調低至港幣1.1兌1人民幣,部分攤檔索性以港幣標價,另加額外八折,顯然是內地書商已察覺到勢色不對,馬上作出相應調整。即使如此,小鵬仍然覺得簡體版書籍不划算。

今年書展另一特色是售賣英文書籍的攤檔比往年多,這些攤檔主要仍以售賣暢銷書和小說為主,而且以傾銷為主,所以陳列的大部分都不是新書。適逢其會,小鵬以原價六折,即港幣153.6元(原價港幣256元)買入了《The Lord of the Rings》的Part 2和Part 3,可惜Part 1缺貨,否則會購入整套三本。

除此之外,小鵬亦發現大型出版社趁書展急忙推出新書催谷銷情,其中一本吸引小鵬視線的是萬里機構的《香港廢墟導賞》。在書展首天並未發現其蹤影,但覺得其題材新鮮,值得一讀。

ImageImageImage

Image

今年書展

今年書展一如過去兩年,新奇特別的書籍並不多,書展主調還是以書商散貨為主,這畢竟是香港書展的特色,小鵬沒有任何批評之意。

港版書籍打八折,臺灣書七折,買三本或以上一般有更多折扣,至於大陸簡體版書籍就最不吸引,今年不再是往年的港幣1兌1人民幣,竟然是1.4兌1!大陸簡體版書真的不再抵睇。坦白說,如果簡體版和繁體版差價只是港幣二十至三十元,甚至差距更小的話,我是無論如何都會買繁體版的,因為會令眼睛舒服一點。

周三下班抵達會展時已七時,時間有限,只夠匆匆忙忙逛一趟一樓。今年唯一令我駐足觀看的是香港自然探索學會的攤位。在攤位翻閱過多本圖文並茂,專門介紹香港動、植物和自然景觀的書籍。香港自然探索學會今年的新作包括有《香港魚類自然百態》、《香港螳螂》和《香港竹節蟲》等,全部書籍均由本地熱心研究動植物的人士撰寫,內裡輯錄了大量由作者親自拍攝的照片。單從照片足見作者的誠意,因為照片都不可能於朝夕間捕捉得到的!小鵬兩年前已很欣賞香港自然探索學會所出版的書籍,買了一本關於香港鳥類和另一本題材十分獨特,專門介紹雲的書籍《賞雲日誌》。今年小鵬花港幣五十五元買了一本《香港魚類自然百態》,而在翻閱《賞雲日誌》系列第二輯《賞雲日誌II ──天空之彩筆》(只售港幣六十元)一書時,感到非常驚訝,呈現眼前一幅幅形狀奇特的藍天白雲照片,實在令人目不暇給,內容亦編排得十分有系統,資料搜集更見作者的誠意,只不過因為書本的體積略嫌太大,不好收藏,所以暫時沒有買下,恐怕周末再逛書展時,小鵬應再難忍手。

ImageImage

癸巳年臺灣之行(七月六日至十日)之三:計程車司機

上一次到臺北旅遊是二零零五年,同今次一樣,偶爾趕時間也會坐坐計程車。

小鵬所遇過的臺灣計程車司機叔叔都很友善,也很健談,無論吃喝玩樂好去處,天南地北政經時事和歷史話題,總能侃侃而談。臺北的計程車司機叔叔既是最好的導遊,也是了解臺灣日常生活的最好渠道。

為甚麼我要在篇首刻意提到五年前呢?原因是我發現,每當計程車司機叔叔知道我是香港人,他們都會不約而同地問這個問題:「香港現在是用繁體中文字,還是簡體中文字?」

每次遇到這個問題,我會不厭其煩地回答:「香港跟臺灣一樣,都是用繁體中文字的。」司機叔叔聽到後,報以會心微笑,以帶有自豪的語氣說道:「始終繁體字還是較有美感,而且保存了中國文化的內涵,懂得繁體字就讀得懂簡體字,但相反只懂簡體字就不一定明白繁體字。」不過,司機叔叔也不無感慨地嘆息:「可惜現在全世界只剩下臺灣和香港還在用繁體字。」遊臺五天,還遇到另一位司機叔叔,他說曾接載過多位中國內地遊客,因仰慕繁體中文字的美觀,專程到和平東路購買練習中國書法的文房四寶和字帖。

八年前,臺灣計程車司機覺得香港跟中國大陸是有分別的;相隔八年後,似乎他們懷疑香港已隨著年月的消逝,香港融入中國大陸,甚至被同化了,就連日常使用的中文字也從繁入簡。小鵬也回答司機叔叔:「我會寫,也讀得懂簡體中文字,但我是百分百支持繁體中文,因為我視文字為文化的載體,而非一堆用來傳情達意的符號,在這個原則性話題上,沒有任何妥協的空間。」

其實傳統中華文化早就不存在中國大陸上,已留落在香港和臺灣的彈丸一隅。香港的存在價值就在於擁有與中國大陸不同的制度和習慣,如果香港不再是香港,而只是中國的一個城市,外國人就不用到香港投資,到上海,去北京,遠遠優勝得多。

癸巳年臺灣之行(七月六日至十日)之二:購書記

抵臺首天晚上行程,逛夜市,品嚐地道小食,基本上是指定動作。首天首站行程並非香港人所熟悉的士林夜市,而是較少港人涉足的師大夜市。

顧名思義,師大夜市位於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旁,夜市面積不算大,主要集中於龍泉街和泰順街一帶,捷運古亭站下車從四號出口沿和平東路朝師大方向一直走大約二十至三十分鐘就到。夜市所在地跟兩個捷運站古亭站和台電大樓站都不接近,所以回程時還是建議原路返回古亭站離開,可以避免迷路。

前往師大夜市沿途有林蔭大道,各位不妨留意一下古典優雅的師大本部校舍,並在正門前拍照留念。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前身為臺灣總督府高等學校,創立於1922年,為日治時期進入大學前的預備教育學府,即所謂大學預科學校。師大出入較寬鬆,在其主體建築行政大樓前留影,甚至人有三急借用洗手間也無人攔阻的。

師大夜市因為主打學生和年輕人市場,食店以外,售賣針對年輕人衣飾和精品的個性小店為數著實不少。其中知名的小食包括許記生煎包、北港豆花、魔王牛排 ,還有台北蒜味炸雞發源地之一的師園鹽酥雞 、以及全台灣極具名氣的燈籠滷味,出售加熱滷味。不過,小鵬去師大夜市的主要目的,不是為了飽口福,而是為了到訪書價平得出奇而聞名的「水準書局」。

「水準書局」是一位舊同事介紹給我的,她是臺北人,坦白說,不是地膽又怎能有這樣好的介紹呢?小鵬花了點時間去尋找這間書店的所在位置,莫說旅遊書中沒有任何記載,就連沿途向不下三、四位途人和商店店員查詢也不得要領,奇怪的是他們居然說沒聽過這間小書店。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之下,小鵬惟有用LINE打回香港向舊同事求救,她用LINE傳來了「水準書局」的地址:「臺北市浦城街一號」,再配合Google Map大概鎖定書店的位置。最後,終於在街上遇到一位抽著香煙的濃妝小姐,經她簡單指點後便成功找到了書店。「水準書局」座落在師大某校舍後門旁的小巷,小店並不起眼,但只要你站其所在的小巷前昂首,便會被那黃色黑字「水準書局」和「全國最便宜的書店」的燈箱招牌所吸引。「全國最便宜的書店」…… 夠霸氣了吧!

走進小巷,發覺書店的門口也不容易察覺,因為書店大門上貼滿了各式各樣宣傳新書的海報。書店麻雀雖小,卻各大主要臺灣出版社最新的書籍都基本齊全。書籍主要是按出版社名稱排列擺放的,雖然有一點不習慣,但總算想找的書籍都能找得到。書本大部分都沒有價錢標貼,無法得悉究竟有多少折扣,所以每次都要把書本拿到白髮老闆面前詢問。每次把書本拿到老闆查詢價錢時,他總會拿出計算機按幾下,然後告訴你真實售價。而每次當老闆告訴我書本的真實售價時,都會有一種觸電的感覺,因為老闆的確十分慷慨,幾乎每本書都最少打六折、六六折不等,就連推出不久的新書亦如是,比網上書店還要便宜!「水準書局」「全國最便宜的書店」的稱號可謂當之無愧!很可惜,小鵬最後還是無法找到心頭好,原因是水準書局發售的文史類書籍品種相對較少,發行一年或以上的「舊書」在書店內基本上絕跡,加上我想買的那幾本書所屬的出版社,亦非一綫出版社,因此書店沒有入貨。

值得一提的是,「水準書局」這位白髮老闆是一位十分有Heart和人情味豐富的人。當我選好書本結賬的時候,老闆向我誠意推薦了一套經典電影DVD影碟系列,包括「亂世佳人」(Gone with the Wind)、「北非諜影」(Casablanca)、「羅馬假期」(Roman Holiday)、「簡愛」(Jane Eyre)、「魂斷藍橋」(Waterloo Bridge)、「賓漢」(Ben-Hur)和「傲慢與偏見」(Pride and Prejudice)等。老闆快步離開收銀檯,走到對面的架上取下五隻經典電影DVD影碟說:「買五套經典電影DVD影碟吧,本來每套要賣一百塊,今天算你每套八十塊就好了,價錢比盜版還要便宜。(隨即拿起一支紅筆,在五隻DVD碟的盒子上逐隻寫上八十塊)這些全部都是經典,很好看的,外面肯定買不到!」本來害怕一下子買五套,沒空觀賞,但盛情難卻,還是把DVD碟買下。這時候,老闆又拿起身旁一本印刷精美、圖文並茂和硬皮包裝的百科全書,叫我也一併買下,並說:「這本百科全書內容很豐富,把它買下,帶著老婆環遊世界。」沒想到老闆的口才如此利害,虧他連「帶著老婆環遊世界」這樣硬銷的話也說出來。由於,這本百科全書的體積實在太大和太重,這次只好推卻老闆的好意。「水準書局」的買書之旅確實令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有機會再到臺北旅遊,我還會專程到訪的。

逛完名不虛傳的「水準書局」後,品嚐了「北港豆花」,我選了紅豆味。「北港豆花」只售冰凍的豆花,配料和糖水不會太膩,豆花又十分嫩滑,容易入口,真是消暑佳品。之後,小鵬還走進坐落於師大路的巷弄內,緊鄰師大夜市的「師大文創露天市集」逛一逛。這個露天市集讓學生和從事創意工業的人士進駐,設置攤檔售賣各種具創意的飾物、T-shirt、名信片和筆記簿等。

師大本部行政大樓

師大本部行政大樓

北港豆花

北港豆花

水準書局

水準書局

癸巳年臺灣之行(七月六日至十日)之一:感恩

遊臺五天,歸來逾一周,借傳統博客空間之便,整理一下離港五天在Facebook上發表的零碎綴文以成遊記,把遊臺期間的經歷、見聞和感受公諸同好。

抵臺翌日(上周日,即七月七日),已從電視新聞得悉颱風「蘇力」迫近,幸天公眷顧,颱風於離臺後兩天才對寶島構成威脅。故此,遊臺五天,除上周六下午抵達臺北車站,甫下機場巴士所遭遇的一場雷暴大驟雨,需滯留臺北車站地下街逾一小時外,其餘時間都是天清氣朗和驕陽似火。

今次已經是小鵬第六次遊臺,記憶中,在臺灣的下雨天比晴朗的日子多。遊臺五天,也許真的應驗了「暴風雨的前夕總是平靜」,雖然天氣酷熱難當,但終究沒有因為下雨而要更改或縮短行情,對老天爺的安排感恩!

Image

Image

抵臺當天,大雨過後的臺北車站。

Image

萬里晴空,一片無雲的臺北車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