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故我在

最近剛讀完李怡的小品文集《思緒‧靜夜低迴的心曲》,此書輯錄了作者由2007年6月11日至12月4日的在《蘋果日報》上刊登的文章,而當中有不少篇章記述了作者經歷亡妻傷痛的感受,讀後令人感動。
 
作者在書的開首引用了蘇軾七言律詩〈和子由澠池懷舊〉的後四句,是他懷想昔日的坎坷,感慨人生無常,借詩抒發一時情感。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複計東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
往日崎嶇還記否,路上人困蹇驢嘶。
 
他更以寫於今年母親節短文〈女兒們的媽媽〉作為代序,小鵬特別認同篇末一句:「一個人年齡越大,越會懷念與自己生活過的親人。」。從小到大,家人的支持一直都是自己不斷向前的動力;而有時在工作上遇到挫折或不如意時,只要回到家中靜靜地安坐梳化,回想些從前歡樂的時光,苦悶全消。至於從前開心的片段,自然也包括了童年和家人一起生活的點滴。小時候,家住只有300多尺狹窄的公屋單位,然而斗室之內能容家人的無限關懷和生活的熱鬧氣氛。
 
另外,讀到書中另一篇談對聯的文章,引用了山海關孟姜女廟門前的對聯:
 
海水朝 朝朝朝 朝朝朝落;
浮雲長 長長長 長長長消。
 
上聯第一、第四和第六個「朝」字發音與「潮」同;下聯第一、第四和第六個「長」字讀「漲」,「長」與「漲」字義相通,至於沒有「水」部偏旁的「長」字則作通常解。這副對聯寓意人生際遇有起有落,尤如潮水漲退、紅日偶爾為浮雲所遮蔽的情況,雖然經常發生,但也總會過去。
 
讀到這裡,一時感觸,印象也特別深。
Advertisements

Posted on August 18, 2009,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comm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