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7

英格蘭出局

Overpaid, overrated, underperformed

 

麥卡倫被英國足總炒魷,相信沒有太多人同情,或替他不值。這樣的結局彷彿是由15個月前,意氣風發取代前任領隊艾歷臣時,大家早已預料到的。英格蘭絕緣明年歐洲國家盃,固然令許多商家荷包損傷,本地擁躉為之心碎。

 

英格蘭在大好形勢下出局,球迷、名宿或球評家口誅筆伐,試圖尋找箇中原因,最多人提出不外乎英超球隊外援充斥,本土球員鮮有上陣機會;賽程過於頻密,致使球員身心俱疲,這些都是合情合理,但卻是老生常談。引用著名球評家Rob Hughes的意見,「overpaid, overrated, underperformed」(薪酬過高,名大於實,表現不濟)來總結最為貼切。出局可以說是英格蘭球隊上下,由領隊以至球員實力所限,表現強差人意的結果。

 

庸碌領隊──麥卡倫

麥卡倫之所以被委以重任,接手英格蘭領軍工作,並不是因為他在帶領米杜士堡時,有優異的成績支持,亦非他在前任工作上有過人的調兵遣將能力。而純粹因為他根正苖紅,既是英格蘭本地薑,又曾擔任艾歷臣的副手;加上英格蘭足球大國心態作祟,立心排外而已。當初,麥卡倫接任英軍領隊,已令人大感託異,這樣一位帶領米堡時無甚建樹,調兵遣將也沒有獨到之處,何德何能,居然成為名帥艾歷臣的繼任者。在他領軍之下的米杜士堡,只是一支長期徘徊於中下游,雖不至於降班,但從來無法威脅前列球隊,更遑論爭逐較高聯賽名次和歐洲錦標了。

 

英格蘭出局,正好讓國家上下從過份渲染的輿論中醒覺,明白國家隊斤兩有多少,而應以賢能作為挑選領隊的準則,不應盲眼著眼於國籍。事實上,從卜比笠臣之後,英格蘭不曾出一位出類拔萃的本土領隊,回顧麥卡倫任內,在戰術和踼法上沒有帶來新思維,也沒有令任何一位球員打出名堂,一直就只在艾歷臣所奠定的基礎上鑽營。甫上任,麥卡倫就公開宣布棄用碧咸,不難看出這是搏宣傳,藉傳媒棒打落水狗(其時英格蘭於世界盃新敗),為自己增添資本,大肆營造破舊立新的景象。歐國盃外圍賽剛開戰,英格蘭便原形畢露,先敗於克羅地亞腳下,又接連摸和兩支弱旅,種下出局的不利因素。連續大勝兩支魚腩部隊後,大家以為英軍成功中興,卻在領先情況下於俄國敗陣。上天其實對英格蘭十分不薄,以色列出奇地戰勝俄羅斯,為英軍敞開通向明年奧地利和瑞士歐國盃的大門。眼見自己帥位芨芨可危之際,麥卡倫為求自保,也只好硬著頭皮重召救世主」碧咸。這再次證明麥格倫,作為球隊領軍人物自信不足,面對壓力左搖右擺。對照前前任領隊荷杜,在98年世界盃堅持己見起用安達頓,結果也不負所托,在對哥倫比亞關鍵一役射入其中一球致勝,出線16強。

 

失意新手──卡臣

英克終極大戰當晚,小鵬未能克服睡魔,沒有親身觀戰。但麥卡倫的排陣有很多令人非議的地方,以實戰經驗淺的卡臣(只在對奧地利友賽一役任正選),代替保羅羅賓遜把關,是最為人詬病的。可憐卡臣在如此大戰中被委以重任,礙於臨場經驗所限,情緒控制明顯,於是役中狼狽失手,輸第一球就是最好證明。此子其實身手不俗,潛力也在U21國家隊早已得到印證,利物浦早年就以高價把他從列斯聯收為己用。但幾乎可以肯定,卡臣因為是役出醜前程盡毀,這對於大鬧門將荒的英格蘭而言,並非一件好事。個人認為,今役就算不派遣保羅羅賓遜上陣,也應該用占士,始終他經驗較好,處理來自大戰的壓力,應比卡臣適合。

 

 

 

真正領袖──碧咸

碧咸並未納入正選名單,是排陣上另一項令人非議的地方。小鵬膽敢說,當今英格蘭球壇只有碧咸和奧雲兩人,在具國際賽大戰最能保持水準,臨場表現不亂。至於碧咸,向來就有不少人批評他;殊如指他沒有爆發力,沒有穿花蝴蝶般的盤扭技術,只是一隻單蹄馬、死右腳。以上觀點沒有一項不是真確,但不能否認碧咸的黃金右腳是獨步天下的。英格蘭一貫創造力欠奉,進攻模式單調的踼法,碧咸式右路傳中,配以頭槌攻門,或碧咸招牌香蕉形自由球,還是該隊目前兩種最有保證,而又成效最高的入球方式。

 

黃金右腳威力之外,碧咸作為國家隊一份子和職業球員的專業態度,也是值得敬配的。大家不難發現,碧咸每次落場不惜氣力,瞻前顧後,無論前場進攻和後場防守都十分落力,而且,往往能在球隊處於極度不利形勢下,起到扭轉乾坤的作用。就以賽前對奧地利的友賽,首次重返國家隊的他不負眾望,藉著一個美妙傳送,助長人高治射入唯一入球獲勝;2002年世盃外圍賽,也是靠他的招牌罰球逼和希臘出線。環顧英軍中場線上,就唯有他真正願意擔演鋪橋搭路的角色,為前鋒或其他隊友製造射門機會;反觀隊中其他大牌中場球星如謝拉特,只愛浪射」且防守魯莽;林柏特則「渣流攤」,少有交出功課。

 

物必先腐也而後蟲生之。出局,麥卡倫炒魷,只是把英格蘭存在的問題表面化;今後球隊在戰術運用、作戰模式和排陣方面,仍有很多地方需要改進。英格蘭將於2010年世界盃外圍賽重遇克羅地亞,仇人見面,份外眼紅,未知到時球隊會否有一番新景象。

「雲」遊四海(二)

消失的地平線:序篇

 

暫且放下首半天昆明行程,容後再分享。107日(星期日)大清早5時半起床,搭飛機出發到海拔3,300米(最高會到4,100米),位於雲南西北部的中甸,這也是前幾年才正式易名的「香格里拉」。航程很短,大約50分鐘左右,便已抵達迪慶機場。

 

香格里拉原名中甸,是雲南省迪慶藏族自治州中的一個縣,20011217日才經國務院民政部批准,正式易名為「香格里拉」。「香格里拉」源自藏語rgyal-thang གྱང་ཐང་རྫོང་(香巴拉),指世外挑源,跟西方的烏托邦和中國的桃花源類似,有難以覓尋、神秘理想國度的意思。姑且不去深究中甸是否就是英國作家詹姆斯‧希爾頓(James Hilton)筆下的「香格里拉」,反正就算中甸不搶出來註冊這個名字,說不定四川或西藏的某某地方也會爭先搶奪,畢竟這對推動當地旅行業會有莫大好處,再者抱著尋幽覽勝的心情,遊山玩水的興致也大為提高。

 

「香格里拉」聞名於世,全賴一本於19334月發表的長篇小說 ──《消失的地平線》(The Lost Horizon),英國作家詹姆斯‧希爾頓(James Hilton)在書中記錄主角Conway和三個同伴因一次奇怪的劫機事件,展開奇異旅程,進入了神祕的Shangri-la(香格里拉),故事講述各人在香格里拉生活,最後逃出香格里拉。書評家認為,作者把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戰、美國經濟大蕭條、全球探險熱等元素融入故事,反映當時人們由於社會不景氣,熱中追求心目中的理想國度,因此這本小說面世後旋即轟動全球,一時洛陽紙貴,成為當時最暢銷的名著。

 

 

 
「雲」遊四海(二)完 ……